首页 » 悬疑惊悚 » 正文

《麻衣邪婿》焚雨/著小说_最新章节,童梦瑶,童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麻衣邪婿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焚雨

简介:童梦瑶,我爷爷付出了生命为你逆天改命、飞黄腾达,你却公然退婚,刨我爷爷尸骸
待我成为风水大师之日,就是你后悔无门之时!

角色:童梦瑶,童苟

麻衣邪婿

《麻衣邪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江八爷

  龙虎山下江门村,村子虽然很破败,但名人豪车往来不断,比山上的游乐园还要热闹。

  不是因为这里有多著名的景点,而是因为我爷爷住在这里。

  爷爷叫江大道,因为有八个儿子,别人就叫他江老八、八爷,是个远近闻名的风水先生,传闻年轻时惹了仇家,所以才隐居在江门村里。

  因为爷爷卜的卦太灵验了,天南海北的人都来找他指点,因此赚了很多很多的钱,这却反而成了祸根。

  我们江家,年年白发人送黑发人!

  我大伯十七岁时下河捞鱼,被附近电鱼的失手电死了;

  二伯在草场上追蚱蜢,追着追着,就一齐跳进了废井里,死状更凄惨。

  三伯更是连满月都没熬过,就被奶水呛死了。

  还有四伯、五伯……

  爷爷知道这是因为他泄露了太多天机,遭天谴了,就再也没收过一分钱的算命钱,还把所有积蓄拿出来捐校赈灾。

  可饶是如此,我家还是死的只剩下我跟爷爷了。

  我叫江流儿,诞生于车祸现场、横尸街头的父母旁边,是江家唯一的香火了。

  爷爷简直拿我当掌上明珠一样的呵护着,可我还是厄运缠身,从出生就一直发烧、咳嗽,甚至咳血,却完全查不出病因。

  六岁这年,我病情恶化了,整整昏睡了八天,眼看是活不成了。

  爷爷看着我,猛然从藤椅上站了起来,出门看着苍天,老泪横流——

  “天老爷啊,怪我泄露了太多天机,你再怎么惩罚我都应该,可你实在不该把恶果结在我孙儿身上啊,你这是要让我江家绝后啊……”

  说完,爷爷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把我锁在了家里,自己出了趟远门。

  等爷爷回来时,脸色已经惨白如纸了,却带着欣慰的笑意

  “流儿,爷爷替你卜了一挂,原来你命理至阴,需择一至阳之妻冲喜;”

  “为利己泄露天机,破了爷爷十几年来的戒律,折损了寿元,但只要你能好好活下去,爷爷做什么都愿意……”

  我迷迷糊糊的听着,只觉得还没冲喜,命运就已经开始改变了,身体一下子舒服了很多,能睁开眼了。

  隔天一早,爷爷要择女跟我定下娃娃亲一事,就传遍了五湖四海。

  大江南北的人蜂拥而至,豪车把江门村堵得水泄不通。

  人人都想跟我爷爷结为亲家;

  看似孤苦伶仃的我,却是比豪门公子还要抢手。

  可爷爷从早晨看到傍晚,那些个水灵灵的小姑娘,就没一个被他看上眼的,叹了一整天的气。

  晚上关门时,一个黑不溜秋的事物,却一头撞进了我家。

  “狗儿?”

  爷爷认出了那是我们村里的叫花子:“你这是……”

  狗儿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从怀里一掏,竟然掏出了一个跟他一样黑不溜秋、脏兮兮的小姑娘来。

  看样子跟我一般大,但严重营养不良,瘦得皮包骨。

  狗儿胆怯的瞅了眼里屋,确定人已经走光了后,才咚咚咚直磕响头。

  “八爷,听说您要为小少爷冲喜,您看看我女儿可行?我女儿跟小少爷一样,也是常年得怪病、倒霉,无原无由的,求八爷搭救!”

  原来今天来的,全都是衣着光鲜的大人物,叫花子觉得自己太寒酸了,就一直没敢进来,直到入夜才鼓起勇气闯入。

  爷爷看他磕得头都破了,就坐到椅子上,让他把生辰八字拿来看看。

  原本没报什么希望,一看之下,却惊得站起。

  “就是她了!虽然不算至阳,但六爻五阳一阴,还算可以!”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命也!命也!”

  叫花子喜极而泣。

  爷爷当即摆了一桌喜酒,点了红蜡,就这样给我跟那个脏兮兮的女孩订了亲。

  爷爷笑得合不拢嘴,开怀畅饮,一直说我有救了,阴阳相济、长命百岁!

  但祸福相依——我跟女孩定亲后,命理已经捆绑在了一起,断不可分离,否则肯定大祸临头!

  我们俩当时还小,完全听不懂爷爷在说什么,只是好奇的互相打量着。

  女孩一直在嚼树皮,我下意识把树皮拿走,给她端了三个煮鸡蛋过来。

  她拿在手里,却不敢吃,我就主动给她剥开,她这才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然后有些害怕的说:“我、我叫梦瑶,童梦瑶……”说完就冲我笑了,也不知是因为鸡蛋太好吃了,还是因为我没嫌她脏。

  那一刻,我懵懵懂懂的意识到,我有了一个媳妇儿,叫做童梦瑶。

  虽然瘦的好像只小猴子,可那双眼睛就像雨后的晴空一样,澈净而灵动,笑起来好像弯弯的月牙。

  我也不由自主的挠着头笑了。

  看着我们俩天真的笑脸,爷爷突然搬来了一张梯子,然后慎之又慎地从里屋拿出一口红木匣,踩着梯子架到了房梁上。

  “爷爷,你做什么?”我懵懂无知的问。

  爷爷眼里闪过了一丝遗憾,旋即却洒脱大笑:“封卦!老子不算这鸟卦了。”

  “往后余生,爷爷只需要看着你们平平安安的长大,就够了!决不能再重蹈你父亲叔叔们的悲剧……”

  我还小,不知道封笔意味着爷爷为了我,放弃了此生最大的爱好跟财路;

  我更不知道成亲意味着什么,只听爷爷说,我们年纪太小了;

  就算江澜市的地区性结婚年龄较早,也得等到十八岁以后,我跟童梦瑶才能正式成为一家人。

  她比我还小一岁,所以更准确的说,要等我十九岁后才能结婚。

  不过爷爷说了,今晚定亲冲喜,已经足以让我们俩在结婚前保持平安了。以后结了婚,更是阴阳相济、大福大喜。

  父女俩当晚就在我家住下了,我跟童梦瑶很投机,玩到三点多才睡着。

  隔天天还没亮,我就被吵醒了,发现梦瑶和他父亲已经收拾好了行李。

  童梦瑶依依不舍的看着我。

  毕竟,我们两个都算是彼此生命里的第一个玩伴,谁也舍不得谁。

  我猜到他们要走了,就赶紧从枕头下摸出一串红绳铃铛,送给了童梦瑶。

  这是母亲留给我唯一的遗物,听爷爷说,寄宿着我母亲的执念,有消灾解难的作用。

  “干嘛给我这个?”童梦瑶歪着头问。

  我笑嘻嘻的说,是定情信物。

  “什么是定情信物呀?”

  “额,我也不鸡道,但电视上都这么演的!”

  童梦瑶迟疑了一下,就把红绳当成脚链,倍加珍惜的戴在了脚踝上面,然后冲着我笑。

  我更舍不得她走了。

  看着我们两小无猜的样子,爷爷坐到了床边,语重心长的对我说:

  “流儿啊,爷爷这辈子泄露了太多天机,得亏是广积善德,自此金盆洗手的话,兴许还能贫苦的活到八十岁;但要是继续做逆天篡命之事的话,恐怕连七十岁都活不到了,而且死相会非常凄惨。”

  “可是爷爷就此罢手的话,你就要跟着爷爷过苦日子了,爷爷实在于心不忍……”

  “爷爷,你不要做不好的事。”我本能的抱紧爷爷“只要跟着爷爷,流儿就一点都不苦。”

  我说的是真心话,只要爷爷能好好的,给座金山银山我都不换!

  爷爷欣慰的点了点头。

  但是,他还是跟着叫花子离开了,并找了隔壁的邻居看管我。

  这一走,就是整整两个月。

  等爷爷回来时,已经暴瘦如柴、嘴唇发紫、印堂发黑了。手里沾着湿土跟血痂,好像刚刚埋过什么血腥之物。

  脸上却跟上次出远门时一样,挂着欣慰的笑容。

  “成了,成了!”

  “童家已被老夫种下了风水基,自此必将逆天改命,飞黄腾达!流儿啊,你以后就得妻荫蔽了!”

  我却一头扑进爷爷怀里,哭着问他怎么了。

  爷爷什么都没说,嘴角还残留着笑意,直挺挺昏倒在了地上。

  从那以后,我家命运就直转急下了!

  不仅因为爷爷封笔后断了财路,更因为他沾染上了噩运!

  原本回家后就大病不起,结果看病的医生还用错了药,直接搞成了癫痫;

  看电视停电、出门下冰雹、吃鱼卡喉咙,走路摔跤、

  连上个厕所,都掉进了附近的池塘里,险些溺死!

  反观童家,却截然相反,简直鸿运当头;

  那叫花子童苟离开我家后,就直接用我爷爷半路上送给他的盘缠,回老家盖了一套房子,应村委号召中了几亩景观树。

  本来只想混口饭吃,结果正好碰上了大搞环保,靠景观树赚翻了!

  他又建了个养猪场,结果猪肉也连番暴涨!

  短短四年时间,童苟就从叫花子变成了城里的大老板,全家都去城里面经商了,生意越做越大,连称谓都改了。

  再也不叫“狗儿”了,现在叫“苟爷”!

  此时的我,却吃尽了苦头。

  墙倒众人推,得知我爷爷走衰后,往常那些赖在我家撵都撵不走的人,全都避的远远的,生怕沾染上霉运。

  我年仅十岁,就要上山劈柴、烧锅做饭、下田种地,爷爷病的厉害时,我还要背着他上厕所、晒太阳、去河滩洗澡。

  每当我望着其他小孩发呆时,爷爷就安慰我:流儿,别怕,童家已经发达了,全都拜我所赐,不会忘恩负义的!

  等你十九岁跟童梦瑶结了婚,你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麻衣邪婿》

1 2 3 4 5 6 7 8 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