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等到时光等到你》凌桃夭/著小说_最新章节,凌桃夭,唐暖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等到时光等到你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凌桃夭

简介:你像只独眼兽胡乱闯进我的世界, 你若无其事,而我却惊慌失措
凌桃夭永….

角色:凌桃夭,唐暖薇

等到时光等到你

《等到时光等到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人生若只如初见(1)

你像只独眼兽胡乱闯进我的世界,

你若无其事,而我却惊慌失措。

凌桃夭永远都不会想到,在她活着的24年中,会有一天的早晨以这样的形式呈现在她面前。

那个男人赤裸着上身背对着她,呼吸微沉,似乎睡得很香。阳光透过窗帘洒进来,柔软的天鹅绒床上,他乌黑的头发透着一些金黄。他侧身,头枕着一只手,睡姿优雅,肌肉线条匀称,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

凌桃夭实在没有勇气去看那个男人的脸,是帅是丑,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慌不择路地捡起地上的衣服,她选择了逃离。还没有踏出房门,她想了想,又折回去,心不甘情不愿地放了一千块钱在桌上。

她隐约还记得,在昨天的毕业酒会上,喝高了的她稀里糊涂去勾引了在吧台独自喝酒,看上去跟她一样寂寞的男人。她曾经放言,毕业之前还等不到沈习,就找个男人随便把自己送出去。现在她做到了,可是心口却像有团棉花,堵得她喘不过气。

唐暖薇不屑地说,如果凌桃夭真能做到,她就裸奔一条街。第一次,凌桃夭赢了女王唐暖薇,但是一点都不高兴。因为,她把打算留给沈习的宝贝,给了一个她连样子都不知道的男人。

凌桃夭有些失魂落魄地回到出租公寓,进门就看见了满脸怒气的唐暖薇在沙发上正襟危坐。凌桃夭低着头,梦游似的换上拖鞋,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凌!桃!夭!”唐暖薇见她居然无视自己,气得直接站了起来,双手叉腰,活脱脱一副泼妇模样,”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

“薇薇,你准备好裸奔了么?”凌桃夭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低垂着眼眸回了房间。

唐暖薇直接愣在了原地,裸奔?什么意思?片刻之后,她缓过神来,脸色有些发白。她敲了敲房门,轻声问道:”妖桃,你坦白告诉我,是自愿的,还是……还是被欺负了?”里面传来压抑低沉的啜泣声,唐暖薇眼睛一酸,握紧了手指。”妖桃,不要怕,如果真的遇上了什么事,我陪你去警局好不好?”

良久,里面传来嘶哑的声音:”薇薇,你别担心,没有发生你想象中那种可怕的事。我,是自愿的。”唐暖薇咬了一下嘴唇,低咒一声:”该死的沈习,回来我抽死丫的。”

“薇薇,我知道,他不会回来了。”那种绝望地恍若身处深海,不见天日的话,从凌桃夭口中说出,唐暖薇知道,沈习是真的伤到她了。

凌桃夭的故事普通地就像无人问津的不入流小说,喜欢上了青梅竹马的邻家哥哥,暗恋多年之后终于在收到大学通知书的那一天告白成功,于是接下来的大学生活成为了他们甜蜜生活的见证。每一棵树,每一条林荫小道,甚至每一间教室,都有他们牵手的身影。

沈习符合所有青春期少女的幻想,穿着干净的白衬衣,笑起来暖暖的,露出洁白的牙齿,身上永远都是清爽的肥皂香味。可就是这么一个明朗的少年,在凌桃夭大二的时候忽然失踪,音讯全无。不是绑架,也不是遭遇不测,就是单纯的–离开了。

没有留下一句话。

唐暖薇进厨房煮了小米粥,放在门前。失恋这种事,就像捅刀子,只有被捅的人才知道多痛,安慰的话都是隔靴搔痒而已。都不是小孩子了,伤口会自己长好的。爱情不是生活必需品。这一点,唐暖薇和凌桃夭都明白。

另一边,单修哲把玩着手中的几张人民币,俊朗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那个女人,居然把自己当成了牛郎!而且还是一夜一千块的廉价牛郎!这事儿如果被宫屿那小子知道,估计整个C城都能听见他淫贱的笑声。

他抓起床头静静躺着的求职履历,照片里的人笑得内敛矜持,大大的眼睛弯成一道月牙。单修哲的嘴角不经意地流露出一丝笑意,凌桃夭,我抓住你了。

接到单氏的面试通知,凌桃夭惊讶地反反复复看了五遍才敢确认。她几乎是广撒渔网地投出了简历,有回应的寥寥无几,更别提稍微有些规模的公司。像她这种初入社会又没有工作经验的毕业生就像是被人啃得精光的骨头,连狗都不屑闻一下。

唐暖薇对她这个比喻给予了高度的鄙视。”凌桃夭,就算你是一根烂骨头,单氏也是一只偶尔想要换换口味的拉布拉多。”唐暖薇怎么都没想到,凌桃夭居然一路过关斩将,拿到了单氏的实习名额。

恩,最近狗狗不开荤,改吃素了。

这大概是凌桃夭24年来穿得最正式的一次,白衬衣A字裙,外加5CM黑色细高跟,简单的OL套装却让凌桃夭有了一种别样的成熟韵味。唐暖薇站在镜子前面,上下打量良久,不由得感叹了一声:”啧啧,人靠衣装。”

凌桃夭其实长得挺好看,一张巴掌大的脸上除了水灵灵的大眼睛,其它一切都是小小的。头发刚好遮住耳朵,不算特服帖,偶尔有几根不听话翘起来,毛茸茸的,倒像一只折耳猫。个子不高,身材匀称,找不到特别惊艳的地方,但也恰到好处。不过站在唐暖薇身边,就稍显逊色了点,又或者说,变成了绿叶。

唐暖薇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美女,古典型的。柳叶细眉,美目含水,嘴角若有似无勾起的弧度真真要人命。身材高挑,及腰长发,举手投足之间,万种风情不言而喻。收到的情书曾经创下X大最高纪录,至今无人超越。

“薇薇,你说,像单氏那种大公司,怎么会让我这种菜鸟去面试呢?”凌桃夭有些紧张,清澈的眼睛眨巴眨巴,颤着声音问,”难道,总裁想要***我?”

唐暖薇差点一巴掌就呼上去了,但是鉴于凌桃夭的智商,她特不屑地用手把凌桃夭的脸纠正,让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凌桃夭,你跟我说说,就你这张撑死算得上清秀的脸,还有这个穿衣不显瘦,脱衣却有肉的身材,哪个不长眼的高层会要***你?真当拉布拉多这辈子都爱上吃素了么。”

“唐暖薇,你这个蛇蝎毒妇!”凌桃夭气呼呼地把自己的脸从魔爪中拯救出来,好损友,一辈子!这句话放在唐暖薇身上一点都不假。女王唐暖薇的人生准则就是,谁都不能欺负凌桃夭,只有她能蹂躏。凭借唐暖薇的霸气,从高中到大学,凌桃夭倒也过得顺风顺水–除了沈习这个意外产物。

单氏办公室。凌桃夭拘谨地坐在位置上,她身边的人正忙着准备用五种不同的语言做自我介绍,她只能偷偷把四级证书塞回包里。面试的人不多,但是谈吐举止都带着浓浓的名牌大学毕业生的味道。

凌桃夭给唐暖薇发短信: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群凤凰里的乌鸦,好想逃,怎么办?

唐暖薇回:亲爱的,你要相信,你已经是一只能混进凤凰堆的乌鸦。鸦中霸王!

凌桃夭:……

自取其辱!凌桃夭恨恨地把手机放回包里。她是面试的最后一个,等她进去的时候,外面的等候区里空无一人。原本还有些嘈杂的地方一下子安静下来,有种恐怖电影的感觉。

面试官只有三个,坐在中间的男人穿着黑色西装,袖口一枚宝蓝色袖扣,恍若深海的眼睛。他紧抿着嘴唇,手中把玩着一支精致的打火机。啪嗒啪嗒,又开又合。他长得很好看,脸部轮廓清晰,棱角分明,仿佛是上帝的杰作,把所有最好的都留给了他。很年轻,身上有着少年的轻狂之气也有男人的成熟稳重。这个男人把矛盾的事物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明明没有笑,可是凌桃夭在他眼睛中却看到了一丝戏谑的笑意。

凌桃夭痛心疾首:明明跟自己一般年纪,却已经是大公司能够说得上话的大人物了。这真是一个赤果果看脸的世界。

“叫什么?”凌桃夭还沉浸在控诉世界不公平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发话了。完全是凌桃夭一点抵抗力都没有的中低音,颜好,声音棒,她要是老板,不***他简直是暴殄天物!

“凌桃夭。”

面试官翻了翻手中的简历,微微皱起了眉头:”凌小姐,请恕我直言,你的学历是面试者中最低的,请给出足以让我们雇佣你的理由。”

凌桃夭正襟危坐,清了清嗓子,刚想把准备好的稿子背出来,中间那个男人发话了:”工作认真,任劳任怨什么的不用说了。高学历在这里打杂的比比皆是,每个人都有的特点那叫共通点。我只想知道,你有什么是那些人没有的。”

原本准备的脚本被一下子打乱,凌桃夭慌了手脚。高层楼房采光好,房间里明亮地恍若点了无数盏白炽灯,照得她头晕目眩。她支支吾吾了半天,抬起眼眸,小心翼翼地看着中间那个男人,试探性的问:”我要的工资是那些人中最低的?”

男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洁白的牙齿好似贝壳,他的笑很温暖,像一个大男孩。他身边两个年长的面试官也笑了。

“凌小姐,你觉得我们是个纠结于几千块钱的公司么?”

凌桃夭拨浪鼓一般的摇头,坦白:”不是。”她揪紧了手指,阳光下,她的脸好似水晶一般透明。眼眸低垂,她顿了片刻,道,”如果我说,我比那些面试的人更需要这几千块钱,你们会录用我么?”

“我母亲因为父亲破产而选择了离开,带着我嫁给了另外一个有钱男人,于是我有了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我忘记了被父母宠爱的感觉,因为我的母亲有了新女儿。被抢走玩具,被揪头发,被冤枉偷东西的时候,没有人站在我这边。他们才是幸福的一家人,我是个外人。孤立无援的感觉你们都有过,可是,我却孤立无援了十几年。”

“这样的理由够不够?”

凌桃夭声音沙哑,仿佛在努力克制自己的哽咽。指尖因为用力已经略显苍白,小鹿一般清澈的眸波光粼粼。

整个房间静谧地连呼吸声都听得见。干净的玻璃窗外,是蓝得几乎透明的天空,偶尔有飞机飞过,划下一道道痕迹。面试官表情凝重,低头看着凌桃夭的简历。致命的沉默,像是被死神扼住了喉咙,让人无法呼吸。男人的手指一刻不停地转着打火机,唇线紧绷。正当他蠕动嘴唇,想要说什么时,凌桃夭却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骗你们的!如果我真的有个继父还有恶毒姐姐的话,大学一定会跑得远远的,怎么可能还留在这里?”她站起身,笑容温暖阳光,”反正这面试我没有半点优势,所以就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请各位不要介意。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感谢你们给我这个面试机会。”

凌桃夭面带微笑,淡定从容。细尖高跟鞋在大理石上敲出清脆的声音,让凌桃夭有了昂首阔步的勇气。

“站住。”低沉地仿佛能穿透钢板的声音让凌桃夭的脚步顿住,她疑惑地回过头,看着那个男人。

“你们先出去。”他对身边的人说道。

那两个年长的在经过凌桃夭身边时,投在她身上的目光略显深意。凌桃夭的小心肝一颤一颤的:难道,她真的要被***了么?如果是眼前这个男人的话,她一定毫不犹豫地–同意!

那个男人站在她面前,颀长的身形将凌桃夭眼前的光全部挡住,因此,他脸上的表情她看不见。”你,不记得了?”他俯身,靠近的瞬间,凌桃夭闻到了淡淡的古龙水味道。

脑子一下子短了路:”记得什么?”

周边的空气仿佛一下子焦躁起来,呼吸深浅不一,让凌桃夭紧张不已。阴影下,凌桃夭就像被禁锢了一般,手脚都动不了。她敏感地察觉到,她说错了话,惹怒了他。

良久,他重重地呼了气,身子移开,凌桃夭的视野一下子一片光明。

“也好。”他低声呢喃,背对着凌桃夭。宽阔坚挺的肩膀无端地让凌桃夭想起了那个晚上,她一下子红了脸。

“下星期就来上班吧。”

凌桃夭出了门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总结来说,就是莫名其妙地被面试,又莫名其妙地被录取了。

单修哲站在窗前,手指拨弄着金属打火机。以为她面试的时候装作不认识自己是因为身边有人,原来真的喝断片什么都记不得了。他忙活了一夜,她喊的却是另一个男人的名字–沈习。

为什么那个晚上当她来搭讪的时候,他没有拒绝?这一点,到现在他才意识到。只是因为那时候她红着脸过来搭讪,却是一副快要哭的表情。在他见过的女人中,凌桃夭的姿色连中等都算不上,长相一般,身材一般,却偏偏有一双褐色的透明的,藏着秘密的眸。

结果第二天醒来,身边早已没了人影,床单上的那一抹鲜红怎么都无法从他脑海里挥去。那个女孩子,好像有着很多很多故事。正好,他最近喜欢挖掘故事。

凌桃夭上班的第二天,就弄错了几份文件,差点气得单修哲吐血身亡。原本秘书就是为了让他的工作更有效率,结果他给自己招了一个麻烦,不仅要顾及工作的事,还要时刻提防凌桃夭给他捅娄子。

仅仅一天,凌桃夭就几乎扣光了半个月的奖金。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公寓,唐暖薇刚刚洗完澡出来,见她一脸吃屎的表情,不由得乐了。

“智商天下第一负数的凌桃夭居然也会有愁眉苦脸的时候?真是奇闻,来,说给姐姐听听,让姐姐乐乐。”凌桃夭瞪了她一眼,气鼓鼓地说道:”最毒妇人心。”

“谢谢夸奖。”唐暖薇很受用。

凌桃夭知道自己在斗嘴方面处于下风,也不恋战,将单修哲从早晨到下班之前跟她说的话一字不落地复述了出来。那个男人看上去沉稳成熟,为什么对她这么龟毛啊!

“薇薇,你知道吗?他说做他的秘书有两个准则,第一,他说的话永远是对的,第二,如果他说的话错了,参见第一条。”凌桃夭痛苦地揪住脑袋,仰天长啸,”天哪,怎么会有那么独断专行难伺候的人?”

“哈哈哈……”唐暖薇不厚道地大声笑起来,直笑得捂住肚子满地打滚,”简单明了,感觉在上演霸道总裁爱上我。”作为把自己的痛苦当做快乐的唐暖薇同学,凌桃夭决定在角落画圈圈诅咒她,顺带还要扎单修哲的小人。

可就算这样,也没能阻止第二天单修哲对她的摧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等到时光等到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