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墙里佳人笑》姜嫣然/著小说_最新章节,姜嫣然,杜鹃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墙里佳人笑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姜嫣然

简介:穿越不可怕,可怕的是生缝乱世,却偏偏有张好容颜,身世卑微,如无根浮萍

偏偏姜嫣然全都中了,这是怎样一个糟心剧本啊!

角色:姜嫣然,杜鹃

墙里佳人笑

《墙里佳人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落花时节与君逢。

乾元末年,七分天下。

分别是汉魏吴赵齐燕楚,北地还有犬戎虎视眈眈。

雪上加霜的是,去岁天寒,北地大雪纷飞,南地大雨滂沱,二月时就已是雨雪成灾。

位于江南水乡的汉朝各地相继受灾,不过半月已有百余人饥寒而死,好在朝廷及时赈灾救助,事态并没有往更严重发展。

加上其余诸国同样受到灾害,北绒更是尤为严重,因此边境暂得安稳。

但朝廷内部却依旧争权夺利斗得厉害。

天子年少,帝位不稳却又雄心勃勃,扶持宦官近侍与内阁权臣争斗,又有高门士族作壁上观,隐隐有黄雀之意。三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愈演愈烈,就连在外赈灾的七公子也被波及。

这不,刚进入三月,天子就八百里加急将七公子召回。

柳晗星,先帝第七子,少有才名,八岁做赋,九岁一首五陵诗更是响彻天下,从此被冠以七国第一公子之美名。

要不是他天生性情淡泊,不为名利,一国天子也是当得的。

因是急召,水路不通,只好走陆路,日夜赶路,一连七日,眼见柳晗星面色越发苍白,婢女杜鹃急在心里,面上却丝毫不敢带出来。

柳晗星端坐于车内,身着时下士人最常见的打扮长袖宽袍,此时他敛星闭目,眉淡云清,像极了天宫仙人。

“到哪儿了?”

“回公子,再有一里就该是丰城了。”

丰城?

柳晗星推开窗向外望去,暮春三月,桃李杏正是灿烂时,触目间白一片粉一团。

这样的美景却丝毫不能抚慰他此时糟糕的心情。

想到朝廷里的一团糟乱,天子的忌惮,士族的试探,不由头疼欲裂。

心中郁结,嗓子也发痒,就止不住的咳嗽了起来,一张脸更是白的透明。

杜鹃也顾不得上下尊卑的规矩,强行将窗帘拉上,翻找出药丸塞到柳晗星嘴里。

药丸很有效,短短一刻钟就让柳晗星止住了咳嗽,只是一张脸依旧白的吓人。

“婢有罪,不求怜惜,但求公子保重身体。”

杜鹃俯身磕头,待抬头间眸子里水光潋滟,泪花翻滚,已是暗自落了泪。

“起来吧,你何罪之有,不过是忠心为主罢!”

柳晗星摆了摆手,低叹:”不妨事的,老毛病而已。”

杜鹃哽咽着:”还望公子想想太妃娘娘。”

“行了……”

柳晗星刚出口就被窗外乱入的喝骂声打断。

“哪里来的浪荡子,不过是欺负我姐弟年幼罢了,我告诉你,我们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声似黄鹂,清脆悦耳。

不知何时马车停了下来,柳晗星掀帘看去,只见远处一个身着鹅黄衣裙的女郎手里紧紧抱着个篮子,篮子里盛放着一朵朵娇艳的杏花。

女郎身边还跟着个更年幼的小郎君,两人瞪着猫似的圆眼,故作凶狠的与人对峙着,只是颤抖的尾音却出卖了她。

“你要是在无理休怪我不客气了。”

奶凶奶凶的跟家里那只猫崽子像极了,柳晗星有些闲闲的想。

“公子,前面有商贩挡道,现已清除。”杜鹃早已收拾好情绪并且效率极高的将马车被阻的原因都探听好了。

柳晗星有些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眼神却还留在窗外。

杜鹃顺着柳晗星的目光望去,那鹅黄衣裙女郎身姿曼妙,蛾眉杏眼,但……未免太黑了点吧,杜鹃不由皱眉这样的女郎万万配不上公子,她开始思索该怎样打消公子的心思。

就在这时那边却又出现了新的情况。

三四个青壮男子朝着那鹅黄女郎而去,一副气势汹汹的态度,显然是那女郎与之争执之人的帮手。

柳晗星眉目微皱,对杜鹃道:”虽是春日,这样美丽的杏花却不可多见,去买了来。”

杜鹃假装遗忘来时路上所见到的繁花盛景,点头赞同:”公子所言极是。”

她随手点了两个侍从笑吟吟道:”公子爱花,要辛苦你们陪我走一趟啦。”

两人虽疑惑不过是买花为何要三人同去,但嘴里却连道不敢。

他们平时只是打杂跑腿的下人,这次有幸陪同公子出来已是得天眷顾了,有机会和公子身边婢女亲近又哪里敢怠慢。

姜嫣然快要被气死了,原不过是想趁着春光采摘些花草贩卖,她已经各种小心了,却还是被盯上。

一开始那人过来买花却只问不买就已然很可疑,姜嫣然本想走,却万万没想到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动手动脚。

好在姜茗机灵取了剪子在身上,勉强逼退了那恶人,并用言语已图将此人赶走。

但那人竟然还有帮手。

姜嫣然看着逐渐逼近的三个青壮男人,看看身边幼小的姜茗。

在环顾四周,视线所到之处都是众人瑟缩躲闪的面目,心知自己是没了指望。

她紧紧搂住姜茗:”别怕,不会有事的。”

姜茗摇摇头,故作凶狠道:”阿姐我不怕,你放开我,我来保护你。”

姜嫣然鼻子一酸险些落泪,她咬着牙心中发狠,就算舍了这条命也一定不让这些贼人得逞。

反正这条命也不过是捡来的。

没错,姜嫣然是个穿越者,但也可以说是死后二次投胎,不同的是只不过少喝了碗孟婆汤而已。

关于上辈子的记忆已经很遥远了,只依稀记得那是个和平年代,没有天子,提倡人民主义,人人都能吃饱饭安居乐业的生活。

那是个令人向往的新时代。

姜嫣然却并不过多的怀念,上一世她无父无母无亲无朋,一个人没滋没味的活着。这一世虽然阿爹阿娘走的早,却还有弟弟姜茗,那是她此生唯一的亲人。

她一定要护着他长大,姜嫣然紧紧握着剪子,目光森然的望向朝他们走来的人。

就算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阿茗,你听着,等会儿你先走,去找大娘。”姜嫣然悄声道。

姜茗摇头:”我不走,我要和阿姐一起。”

“听话,你去找大娘,我拖住贼人,我不会有事的。”

姜茗依旧不为所动,眼里含泪,哽咽着不出声,只一个劲摇头,贴的姜嫣然更紧了。

姜嫣然叹气,一把将姜茗推开,厉声道:”还不快去找大娘,姜茗你想我死吗!”

“小娘子,你找谁来都没有,还不放下手里的剪子。”其中一贼人笑着道:”那剪子可利着呢,小心别伤了手。像你这样漂亮的小娘子还是文雅些好点,不然吃苦头的还是你自己。”

说着就要冲上来,姜嫣然目光一凛,正想动手,不料竟有人抢了先。

只见一侍从打扮的年青男子一只手将那贼人抓住,哼了一声一甩手将人丢了出去,在一看,其余恶人转眼间就被人制服住了。

一个个仰躺在地上呻吟,看的姜嫣然那叫一个畅快。

“这位女郎,杏花作价几何?”

杜鹃穿着翠绿襦裙,摇曳着朝姜嫣然走来,一身打扮和这破落小城市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见那救了自己的两人对这女郎恭敬的模样,姜嫣然知道,是她帮了自己。

姜嫣然赶紧提裙行礼:”多谢女郎救命之恩。”

她又将篮子举起:”既然女郎喜欢这些杏花,那就是它们的福气,谈何价钱。”

杜鹃抿嘴一笑,接过篮子,看着里面捆绑的格外精致的杏花不由心道,此女巧思。

再一看姜嫣然精致无比的眉眼不由可惜,要是不那么黑就好了。

转念又想在这乱世,过于美貌也不是件幸事,这样就甚好。

“女郎的花很好,价值一贯。”杜鹃顿了下接着道:”婢听命行事尔,女郎却是谢错了人。”

她眨了眨眼,示意姜嫣然往旁边远处看。

姜嫣然不明所以的望去,却只见一队马车停留在原地,有三三两两侍从在休整行囊。

姜嫣然正疑惑着,就听杜鹃道:”那是我家公子。”

杜鹃说完就转身翩然离去,只余一贯钱静静的躺在姜嫣然面前,以此证明一切都不是幻觉。

公子?

姜嫣然怔怔的望向已经远去的车辕。

在这汉朝能称公子的只有那一位。

七国第一公子,五陵一出谁出其右的七公子。

会是他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墙里佳人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