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正文

《全球末日-红警进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全球末日-红警进化

小说:科幻

作者:盗草人烤玉米

角色:

简介:夜深人静之时,当你打开小说书库,种类繁多的小说琳琅满目,就如同夜空中的繁星,一颗星星代表一个故事,总有一个故事会让你喜欢,会吸引你的注意,让你安静的去品读。而张泰本的故事,也从这星空说起,话说那茫茫宇宙,浩瀚无垠,无尽时空,深幽寂静…。

全球末日-红警进化

《全球末日-红警进化》第3章 旅馆杀手免费阅读

“咔嚓”一声惊雷将沉睡的张泰本吵醒,“现在几点了?这大半夜的打什么雷啊,嗯?这是怎么了,外面如此吵闹?”

睡得有些迷糊的张泰本揉了揉眼睛,本以为是要打雷要下大雨了,却感觉外面有些异常。

间歇的惊雷声中夹杂有隐约的惨叫声,惊恐的呼救声以及车辆碰撞声,接连不断的从窗外随着大风灌进来。并且,张泰本认为自己还听到了一种不应该在街区存在的声音,一种类似凶猛的野兽捕食,咀嚼时发出的“嗷呜”声…。

“砰砰,啪啪啪”张泰本跳下床想去窗口看下,查看混乱的原因时,房门突然传来一阵大力的拍打声。

张泰本有些疑惑的将目光投向门口,同时心里思量着,这大半夜的会是谁来敲门呢?警察查房?有这可能,外面明显发生乱子了,进来检查也情有可原的。但也要防备某些闹事之辈要浑水摸鱼,张泰本不动声色的握紧了一把椅子,同时大声说:“谁啊,是警察吗?我这就开门!”

张泰本有些无奈,虽然自己是黑户,但遇到警察查房的话也只能乖乖配合先,大不了被带回去问话,自己到时随机应变咯。

“邦邦!”门外听到张泰本的回应居然激烈的在碰撞起来!

张泰本见此也不做声了,这外面拍门的绝非善类。悄然来到门口,轻巧的把顶门的柜子拉开一些,侧身贴着墙壁,歪头斜瞄门缝,左手拨动插销,缓缓的把门打开。

“啪”门外传来一股大力将张泰本带开门的手弹起,“呃”!先是一声吼叫,紧接着挤入一个狰狞又带着腐臭的脑袋,端的是异常让人作呕。只见那残缺一半嘴唇的大口,恶心的流淌着黄涎液,灰白色的眼珠没有瞳孔,整个脸皮肉外翻而血迹斑斑,处处浮肿淤青。三分像人,七分倒像丧尸!

“丧尸?”“我艹,这电影中想象出来的玩意怎么会在我门口?”一向沉稳胆大的张泰本也是被门口的丧尸弄得有些愣住。

但丧尸可不会放过这大好机会,感应到新鲜的血肉‘味道’,丧尸更是猛力的碰撞大门。丧尸挤进来半个身体便被柜子挡住,便伸长了那血肉模糊的手臂,想要抓住‘美食’,同时,脑袋也在乱探晃动着,妄想咬人。

说时迟,那是快。看清这门口处是一只身体瘦弱,穿着一身灰色工作服的丧尸。张泰本处惊不乱,右脚后退一步的同时左脚用力一踢那柜子,把丧尸身子震得后仰而起。双手也不含糊,握紧那铁椅子高高举起,迎着丧尸那狰狞恐怖的头顶猛地砸下去。

侧头屏息闭紧嘴巴,避让一些被大力击打后破碎而飞溅出的污血和灰白脑组织。张泰本眼见这丧尸软软的倒下地上,便把目光投向门外其余两个“呃呃”吼叫着驱身而来的丧尸同伙。

眼里只有‘食物’,没有智商的丧尸重新挤入半开着的房门,先上前的花格子上衣丧尸因太过肥胖,脚底被‘击杀’倒地的丧尸绊倒,花格子丧尸向前倒下的同时,那头颅便被张泰本用铁椅子自下而上的重重拍得变形飞仰,瘫软在柜子上。

“还有一个,妈的穿得这么暴露,只穿件睡衣就跑出来吓人?”这最后是一只女丧尸,头发如干枯的黑草散乱而硬质,掩盖住了她的面目,本应是白皙充满弹性的皮肤,此时皮开肉绽又暗黄松弛,偏偏只有一件满是破洞的睡衣挂体。

“呸!”张泰本单手倒提着铁椅子“咣当”一声跳上一米高的卧倒木柜,稍微调整站稳,借力踏得的木柜板“咯吱咯吱”作响,口里呼出一声“呀嘿”!飞身单手抡着铁椅子“呼”的一下当头把女丧尸砸瘪脑袋。巨力让女丧尸的脖子诡异的折断,铁椅子也扭曲变形,女丧尸“卟”的一声的翻倒在地!

张泰本这才长长呼出一口气,手臂因为用力过猛而有些微微颤抖,砸坏了的椅子从手中滑落,腿脚有些软绵绵的后退,直到靠墙缓解下紧绷着的身体,平息下急促的呼吸。

“这丧尸也没有想象中的强嘛,只是感觉自己的力气比以前还要强了”“身体也更灵活些”“错觉吗?应该不是…”一番搏斗后的张泰本暗暗诧异刚才自己出手击杀丧尸的力度和全身灵敏的反应速度,只是想不出个其所然来。

望着眼前高矮胖瘦不一的丧尸,其狰狞作呕的模样都在提醒着张泰本,这一切是真的。他不是在做梦,他刚穿越而来的这方时空,不知何种原因变故而会有丧尸,但他脑海中设想的当个‘文抄公’复制地球经典,扬名立万,赚取大钱走向人生之巅峰的美梦破碎了…。

“吗的这贼老天爷”

“要不要这样玩人啊,无故穿越了,系统没带,金手指不给。”

“现在连我努力打拼美好生活的想法你也要剥夺吗?”

“艹,老子不干了,要么带老子回地球,要么你降道雷将老子劈死!”

张泰本疯狂的吐槽起来,经历过刚才的生死搏斗,只为那紧绷的神经要缓解调节。没有朋友在身边能聊天解闷,没有女人与他作身心的‘联通移动’,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杀人不眨眼的冷血杀手。

“咔嚓”“轰隆隆”!那各色光影变幻,混沌风暴凌乱的天空回应的是一道惊雷!

响雷过后,阵阵凌乱嘈杂的脚步声从下面的楼梯口传来,听起来起码有数量不少的样子,隔离的几个房间也有急促的拍门声“呃呃”的撕吼声响起…。

张泰本本来放松的身子又瞬间警惕起来,这是楼下的丧尸都来找自己了?其余房间没有活人了?

张泰本上半夜睡得太沉,他并不知道这场危机爆发后,活着的人早已躲藏起来,丝毫不敢发出丁点声音。就他这个房间的呼噜声打得那么响,丧尸不找他找谁?这还算是来得慢了。

事到临头,慌乱只会自乱阵脚,张泰本深吸一口气,凝聚的目光显得有些冷然,心念电转,前方楼梯已被丧尸围堵,赤手空拳的冲过去那是自寻死路!

快速的打量下四周,两边的墙壁包括走廊过道都是空空如也,开局有消防斧?张泰本表示那是小说中才有的事。

跳出窗外倒是容易,但外面情况不明,混乱一片的出去送人头的几率很大。那么退守回房间,依靠原先布置的地形,让丧尸越不过柜子,不能包围过来的话,凭借一些工具应该可以逐一击破。

立刻行动,张泰本转身跳上柜子,回到房间中,快速的四下转一眼,想寻找趁手的东西,最后把目光盯住用来做床架子,那一米来长,焊铁松动又有些翘起的钢管上!就你了,钢管“…”。

张泰本握住这略带锈迹的钢管(不是不锈钢),手臂上的青筋暴起,他本来想用尽全力看能不能拉脱这快散架的钢管的,只是稍微一用力,钢管便“啪”的一声应声而脱落,搞得张泰本都猛的后仰倒退几步去。

“我丢,我这是怎么了,感觉自己的力气越来越大了”右手握住这起码有十几斤重的钢管,丝毫不费劲。这是一根工地用来做脚手架的钢管,长一米五的样子,管粗五厘米,管壁厚实,四毫米左右。敲了敲还“邦邦”作响!

“这种身体稍一用劲就充满爆发的样子,起码有以前的三个自己加起来那么猛!”张泰本虽然有些诧异,但他很享受这种感觉,末日的到来,强壮有力的身体明显会获得更大生存机会。

张泰本把铁架床也搬过来,顶在木柜子后面堵住房门。只留一个宽五十厘米左右的口子,丧尸想要进来,就只能一个个排队而入。

布置好障碍,张泰本快速的套好衣服鞋子,又把被子和半块床板包裹在一起,扯断晾衣服的铁丝捆紧,充当盾牌。反正他感觉现在的自己浑身有力,单手拿起那块‘盾牌’轻而易举。

摸出根‘红两喜’叼在嘴里还没来得及点火,一只面目狰狞的丧尸已经“呃呃”叫着进房做客了,张泰本心里默念一声“欢迎”便举起手中的钢管‘热情’砸下去。

沉重的钢管经过张泰本的大力挥舞之下,丧尸现阶段的身体那吃得消?那是碰着就断,砸到就烂的。一连砸翻好几个进门的丧尸后,张泰本感觉自己的身体更加强壮和灵活起来。

本来这种紧张的搏斗过程中,身体会因为刚开始分泌的肾上腺刺激,兴奋过后而非常的疲劳。但自己却是每打翻一只丧尸就力气增加一分似的,十几斤重的钢管在手中都挥出残影了,轻飘飘的好似一条纸筒。

砸得兴起,这边躺下的四五个丧尸堵住了门口。张泰本便用脚勾走铁架床,推开木柜子,望着蜂拥而入的几个丧尸,张泰本双眼一片寒芒。

左手的床板盾牌连挡带推,把涌进来最前面的丧尸猛撞向墙壁,“哗啦”一声骨络连同头骨全身碎裂而倒。

撤身后退一步再左脚侧身踢在旁边围过来的丧尸胸口,踢得其胸骨粉碎。右手随手一管子砸在头顶,凹陷而躺。

左冲右突,两手开弓,盾牌劈钢管砸!张泰本三杀四杀了…张泰本超神了!

“A死”!张泰本为自己喝彩。这番搏斗下来,虽然没有达到拼命,但是也拼尽全力了。

蹲在木柜子上查看那满地的丧尸,还能动弹的就补上一棍,战后补刀才能活得久。张泰本喘着粗气浑身冒汗,“呸”吐掉叼在嘴里的烟,因为战斗的激烈而咬断。张泰本重新摸出一根烟,抖动着咬住,死死握紧打火机连按几下才打得着火。这是手臂经过超强度的运动后有些疲劳脱力。

稍微平息下呼吸,待手臂和大腿不那么酸胀,张泰本打算到楼下去检查一番。这旅馆暂时还不安全,二楼有几个房间内还呆着的丧尸不提,估计一楼的大门被逃命的人打开后没关上,随时都可能有丧尸‘闲逛’上来。

小心避过地上的丧尸,张泰本拿着钢管出了房门,走过空荡荡的走廊,踏下楼梯。

侧身紧贴楼梯墙壁,仔细的观察下。还好!旅馆的一楼那小小的客厅内非常安静。几张翻倒的椅子,三五个被丢弃的行李箱散落在收银柜台,地板上有几摊暗红的粘稠液体。显然末日降临后,这里曾经发生过慌乱和灾祸。

张泰本打量片刻,把目光从地上的血迹移到大门口,昏暗的灯光下街道还是一片‘热闹’,三五成群的身影在路上来回走动,所有车辆都很有礼貌的停在原地礼让行人,哪怕是红绿灯亮了几个轮回。

整个街区如同在庆祝狂欢节一般,被风带起的叶子碎纸漫天飞舞,鲜红的‘葡萄酒’流淌成河,吃剩的‘美食’和‘骨头’狂野的随地摆放,嘈杂的汽车警报声和各色灯光,没人聆听却又循环播放的专卖店歌曲,热闹又阴森,寂静又狂热。这是用生命在做庆祝!

都凌晨了,大部分店铺也是热情的敞开大门迎客的,你问有多热情?如火的热情,店里店外,墙上地下都染得猩红一片!

张泰本蹑手蹑脚的摸到旅馆的防盗门旁边,缓慢的关上这有些破旧而“吱呀”作响的防盗门!深怕外面的“游客”突然来了兴趣,要进来‘开房’玩玩…。

忙活完这些,张泰本这才松了口气,走到收银台拾起一张凳子坐下,忙活了一阵有些肚子饿了。在收银台一阵摸索,居然还找到几个面包和两桶‘康帅博’,还有有一瓶‘雷碧’,都是水蓝星上非常有知名度的名牌产品,大厂家生产的好东西啊!张泰本开心的享用起来。

吃过夜宵还得忙活,这都凌晨三点多了,二楼自己的房间被搞得乱七八糟的,床散架了,门板也破裂,房内一地的丧尸。明显不适合居住了,其它几个房间或许还有丧尸,这阵子有些累,就先放过它们。

上二楼扛来半块床板和备用被子铺在收银台打地铺,楼梯口也被张泰本拉过铁架床堵住,期间他还看了眼房内被击杀的丧尸,没有消失也没多出奇怪的物品。

张泰本原先有些猜测这又自己推翻,简单的把今天遇到的事情归纳整理一下,特别是丧尸的形态特征,攻击模式,击杀的难易度,活体和被击杀后的变化差异,活在末日嘛,记录总结这些可不能马虎大意。

忙活了一阵,张泰本有些困了,连抽烟也压抑不住瞌睡的困袭,算了,先休息好等明天起来再做打算!这次张泰本趴在床板上,压着被子睡,这不是他变态要‘干嘛’,而是他听说趴着睡就不会打呼噜…。

>>>点此阅读《全球末日-红警进化》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