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年代 » 正文

小说《女帝重生六零乡村当神豪》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女帝重生六零乡村当神豪

小说:年代

作者:成由天

角色:

简介:数千年前女帝的世界崩塌,数千年后元神碎片重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北方农村一个又哑又傻的弃女身上……钓鱼自动上钩,野兔子自动撞枪口……种田?一泡尿使种子变异,亩产万斤;养殖?猪羊鸡鸭圈里盛不下,鱼和王八把大湾坑弄翻了。发财?屋子地下埋着三大缸价值连城的古董;姥姥家香炉竟然是她那个时代由她题名的产物;四乡八村都有上古好东西……进入宝地了!本帝不当神豪谁当神豪!

女帝重生六零乡村当神豪

《女帝重生六零乡村当神豪》第3章 钓鱼免费阅读

杨俊琴、钱富军、王树申、杨俊贞、刘卫东、戈秀兰,六个小学二、三年级的小学生,个个手里拿着捻捻转和抽捻捻转的用木棍和布条做成的小鞭子,大眼小眼地在门口等着。

年龄最大、已上小学三年级的戈秀兰一见常永生手里的东西变了样子,问道:“常永生,你不拿捻捻转和小鞭子,拿着钓鱼杆干嘛呀?”

常永生道:“还能干嘛,钓鱼呗!”

“钓鱼?哈哈哈!大人钓鱼,三五天,十天八天,钓到一条鱼算是运气了,你一个臭小子,还想钓鱼?做梦吧你!”

和常永生一样上小学二年级王树申道:“俺猜,常永生是为了哄二丫玩吧,二丫才三岁,又不会抽捻捻转。”

……

常永生道:“你们别瞎嚷嚷了,时候不早了,咱们赶紧去河里吧!”

到了大运河河内,只见一些钓鱼的老汉,已经在冰层上坐在小马扎上钓鱼了,至少有二三十个,每人面前都有一个冰窟窿。

他们身边,都有一个水桶,那是用来盛鱼的,常永生看了十几个,所有水桶,都是空的。

大运河水里,确实有鱼,然而,大冬天,鱼沉底,不怎么吃食,极难钓上鱼来。

然而,哪怕有一线希望,钓鱼者也会不怕呼啸的河道风在冰窟窿面前坐上一整天。

就算是十天半月钓到一条半斤多的鲤鱼,他们也会感到极大的满足。

原因无他,那年月,糠菜半年粮,平时哪里吃得上肉和鱼!

只有过年时,才能吃到一点自家养的猪肉和羊肉。

至于鱼,那年月没有养殖,只有野生的,就靠夏天在村东南大湾坑里淘点小鱼。

所以,只要钓到一条鱼,全家都会过上一天幸福的日子。

常永生之所以到处看看大人们的水桶里有没有鱼,就想给自己一个估价,自己到底能不能钓到鱼。

学生们中最精明的刘卫东道:“常永生,俺们抽捻捻转去了,你就钓鱼吧,看你有没有本事钓到一条大鱼!”

说完,他和其他小伙伴就去那边没有冰窟窿的冰层上抽捻捻转了。

除了常永生的这六个相好的小伙伴,河道冰层上,还有本村和外村的孩子们,都在抽捻捻转或者坐着小板凳划冰,玩得倒也欢天喜地。

常永生只有八岁,哪有本事在河道三十厘米厚的冰层上打出一个冰窟窿,不过,这片冰层上,平时被村里和外村大人们打出许许多多个冰窟窿。

常永生拎着二丫转悠一下,终于找到一个此刻没有人用的冰窟窿,直径大概在半米左右。

常永生跟着爸爸钓过几次鱼,所以基本的操作还是会的,要不然,永生娘也不会终于同意常永生来钓鱼。

理顺钓鱼线,在鱼钩上按上鱼饵,将钓鱼钩放到冰窟窿下面的河水里。

双手握着钓鱼杆,准备像大人一样坐下的时候,问题来了:忘了带小马扎!

“二丫,咱就蹲着吧!”

二丫是哑巴,可是耳朵不聋,听了常永生的话,无言地点点头。

蹲在冰面上的常永生心里念叨着:“大鱼小鱼啊,快上钩吧,你上钩了,俺不吃,就给二丫吃,你们看,二丫的身体,都皮包骨头了……”

常永生念叨了半个小时,也不见鱼来上钩。

渐渐地,常永生已经蹲得腿发木了,不停地挪动两条腿。

忽然觉得屁股下面有了一个支撑,常永生低头一看,竟然是一捆玉米杆子。

还有一双小手,正在把玉米杆子捆结实。

常永生四下里看看,这河道冰面上没有玉米杆啊,二丫这是从哪里弄来的?

常永生坐在玉米杆子捆上,感觉比过去和爸爸一起钓鱼时坐在小马扎上还要舒服。

“二丫,你坐在哪里啊?”

常永生这话还没有说完,二丫已经紧接着他坐下了。

常永生在心里骂自己:“平日里,以为自己多么聪明,可实际上比二丫差远了,难道不知道,玉米杆子长一米多,坐两个小孩子绰绰有余?!”

坐着舒服了,常永生的心里继续念叨:“大鱼小鱼啊,你们怎么就是不上钩?”

“哈哈!今天运气不错!”

常永生心里正在念叨,突然就听不远处一声无比激动的大叫。

扭头一看,本族的大伯,钓上来一条一斤多重的红尾巴大鲤鱼!

那条在鱼钩上挣挣扎扎的红尾巴大鲤鱼,顿时吸引了正在钓鱼的数十人的目光。

当然也包括常永生的目光。

当然不包括二丫的目光。

平时,大伯是本族除了爹娘之外最关心常永生的一个,此刻,大伯破天荒地钓到一条大鲤鱼,常永生既羡慕,又为大伯高兴。

常永生带着二丫来钓鱼,大伯早就发现了,而且,二丫被常永生家收养的事,他也知道了。

刚才常永生领着二丫转悠找冰窟窿时,给二丫介绍了大伯,而且说大伯对自己好。

大伯收好大鲤鱼,来到常永生跟前,细心地看看,道:“永生,你这鱼漂拴得太低了,冬天的鱼沉底,鱼漂拴得太低,鱼想咬钩也咬不到啊!来,俺帮你调调。”

大伯帮常永生调好鱼漂深浅之后,常永生并没有钓到一条鱼。

倒是大伯,半个小时之后,又钓上来一条一斤多重的红尾巴大鲤鱼,几乎和刚才那条鱼一模一样。

大伯今天运气似乎好极了,数十个钓鱼者,都没有钓到鱼,而他却钓到了两条鱼,吸引了数十双羡慕的目光。

眼见着太阳落到河那边去了,常永生也没有钓到一条鱼,这时候,河道里的风更大更冷了。

大伯扭头看看常永生和二丫,站起身来,拎起一条鱼,来到常永生和二丫身边,道:“天快黑了,河道里太冷了,咱们回家吧,这条鱼,你们拿回去,让你们的娘炖了吃。”

常永生没有钓到鱼,心中着实不甘,想再钓一会儿,二丫伸出小手,抓住鱼杆,似乎是要收鱼杆的样子。

就在这时候,常永生突然觉得手上一沉,紧接着鱼线就变得紧绷绷向下沉了,再接着鱼杆被拉成了一张弓。

大伯道:“永生,你钓到鱼了,是一条大鱼!”

常永生激动兴奋地说不出话来,小脸蛋变得涨红。双手拼命地向上挑鱼杆,哪里挑得起来!

大伯上来帮忙,和常永生一起挑鱼杆,竟然也挑不起来。

大伯道:“这条鱼太大了,冰窟窿里不好溜鱼,有可能大鱼扯断鱼线跑掉。”

咔!

鱼杆上部断掉了!

常永生不顾一切地扑上去,紧紧地抱住断掉的半截鱼杆,而冰窟窿下面的大鱼,扯着半截鱼杆向下拉,眼见着就把常永生扯到冰窟窿里去了!

大伯大惊,扑过去抱住常永生,冰太滑,大伯一下子滑倒了。

二丫却是没有惊慌,上去轻轻一扶,就把大伯扶起来了,同时把常永生也带起来了。

常永生死死地抱住的半截鱼杆,不知怎么地就挑了起来,那条大鱼,在冰窟窿里露出一个鱼头来。

大鱼拼命地挣扎,可是越挣扎越向上,冰面一滑,整条鱼滑上来了。

大伯双手控制住大鱼,道:“这不是鲤鱼,是一条大草鱼,比鲤鱼好吃,个头真大,怕有十来斤呢!”

这时候,所有钓鱼者都被吸引过来了,夕阳之下,十来斤重的大草鱼,在他们眼里简直就是一个庞然大物。

当他们知道,这条大草鱼,竟然是一个八岁的孩子钓上来的,全都不敢相信。

这么多年来,所有钓鱼者,钓到的最大的鱼,也不过就是三斤多,可一个八岁的孩子,竟然钓上来一条十来斤重的大鱼,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奇迹呢!

这时候,在那边抽捻捻转的六个孩子听到这边闹闹嚷嚷的,全都过来了。

他们一见是常永生钓上来的从来没有见过的大鱼,先是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接着,一张张小脸表情有些小复杂了。

震惊?佩服?羡慕?后悔没有和常永生一起来钓鱼?

这些心理活动都有吧。

钱富军道:“明天俺也来钓鱼!”

他这样一说,其他五个小学生异口同声地道:“对,明天来钓鱼,钓更大的鱼!”

十来斤的大草鱼,把个水桶塞满了,只塞进半个鱼身,不过常永生劲大,又在兴头上,竟然提得动,二丫拿着钓鱼杆,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永生爸到白镇去办事还没有回来,永生娘在家,正在猪圈那儿喂猪,一见常永生气喘吁吁地提着和他的身体小不了多少的大鱼回来,一下子惊呆了,半晌,才说出话来。

“永生,这鱼,是,是你钓的?!”

“是啊,娘,就俺钓的鱼大!”

旁边,大伯道:“是啊,永生这一条鱼,比俺两条鱼重好几倍!”

永生娘兴奋得脸发红,赶紧接过鱼桶,提到院子里,将大鱼放到大盆里,吃力地用菜刀刮掉又厚又硬的鱼鳞,接着剖开鱼肚子,挖出内脏,然后将大鱼剁成两截。

“永生,把上面这一截给你爷爷奶奶送过去。”

永生娘很孝顺公婆,平时只要有了好吃的,先给两位老人送一半。

永生娘将鱼头这一截装进桶里,常永生提着,向前院走去,二丫不声不响地跟在后头。

常永生的爷爷和奶奶都七十多岁了,身体都不好,下地干活都困难了。

两位老人一见永生送来这么大的鱼,一下子也都惊呆了,他们一辈子也没有吃过这么大的鱼啊。

他们都知道常永生把二丫拣到家里的事了,只是还没有见过二丫。

此刻,两位老人都细细的看着二丫,奶奶过来摸着二丫的头:“看,这丫头模样多俊呀,谁说是傻瓜?俺看一点也不傻!”

二丫也端详着两位老人,见老人身体都有病,心想要把他们身上的病都给除掉,不过不能心急,这事得做得合情合理。

永生爸回来了,一进院子,就闻到了浓浓的鱼香,随口问道:“翠花,村里来卖鱼的了?”

那时候,鱼很难得,不过偶尔也有擅长打鱼的人到村里卖鱼,都是一些小鱼。

翠花在屋里道:“不是买的,是永生和二丫钓来的,一条大鱼,十来斤呢!”

“什么!永生和二丫钓到十来斤的大鱼?!”

永生爸根本就不敢相信,三步两步就到了屋里,只见灶上的大铁锅里,半锅红烧鱼肉,咕嘟咕嘟地冒着鱼香。

“天!半锅红烧鱼啊!“

翠花道:“这还是半条鱼的肉呢!俺让永生给他爷爷奶奶送了半条过去。”

晚上,一家四口坐着小板凳围着小方桌美美的吃鱼肉,那叫一个幸福啊。

二丫吃得特香,就是当女帝时,也没有吃过如此美味。

常永生吃得过饱了,响响的打了一个嗝。

“格格!”

二丫忍不住笑出声来了,立刻引起了永生爸和永生娘的注意。

永生爸道:“听这笑声,不像是一个哑巴啊!”

永生娘道:“说得是呀,中午俺不让她跟着永生去钓鱼,她急得哭了起来,那哭声,也这么清脆呢!”

……

果然,第二天下午,杨俊琴、钱富军、王树申、杨俊贞、刘卫东、戈秀兰,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钓鱼杆,全都跟着常永生去钓鱼。

常永生的钓鱼杆昨天断掉了,永生爸听永生说要和一帮孩子继续去钓鱼,连夜把钓鱼杆给修理好了。

杨俊琴道:“常永生,俺们商量好了,今天谁先钓到鱼,谁就是咱们七人游击队新的司令。”

常永生钓到十来斤的大鱼,小伙伴们中的三人,不再叫常永生老傻了,改口叫常永生了。

那年月,一切军事化,村里的青壮年,编成了民兵班排连,小学生们学着电影上的样子,各自成立游击队,晚上在村里村边打游击。

实际上就是一种玩游戏。

这七个形影不离的小学生,是村里的第三游击队,头头不叫队长,叫司令,因为司令官更大。

现任司令是刘卫东,昨天常永生钓到那么大的大鱼,六个小学生都觉得常永生了不起,可刘卫东不服气,晚上商量好了,要和常永生比比钓鱼,并且决定谁钓到最大的鱼,谁就是新任司令。

听了杨俊琴的话,常永生看看刘卫东:“刘司令,你也这样想吗?”

刘卫东道:“是啊,俺也这样想,要不然,大家不服气啊!谁的本事大,谁就当司令呗!”

刘卫东说这话时,显得信心满满,平时,无论是拣牛糞,还是打草,都是他最厉害。

二丫站在旁边,若无其事的样子,似乎这事和她没有多大关系。

>>>点此阅读《女帝重生六零乡村当神豪》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