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宫斗宅斗 » 正文

《深宫偏宠,疯批殿下是醋精》钟清喜 余娘子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深宫偏宠,疯批殿下是醋精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白糖藕丝

角色:钟清喜 余娘子

简介:太子怒了,当他正情谊拳拳,满心满眼都是她的时候,东宫里那个小太监,却落跑了。放着锦绣荣华与他不要,跑到庙里拐了个和尚,还惹得人动了凡情,欢欢喜喜的准备嫁作别人的小娘子。
可因果终有报,等到她被抓回来,身份秘密暴露,那个温煦清野的少年却凶狠的将她堵死在榻间,处以私刑。就在清喜以为她要被咬死的时候,那人却红着眼,瘪着嘴,瓮声于她颈间低语,“你再敢看别人,我就叫你生不如死……”“清喜,看看我,求你了……

书评专区

深宫偏宠,疯批殿下是醋精

《深宫偏宠,疯批殿下是醋精》第3章 侍卫小爷,您迷路了么免费阅读

小五叫打断了腿,拉出去的时候淋了一地的血。

她只听说是冲撞了三皇子,多的也不敢打听了。

这宫里的下人,如若不能做那透明的蜉蝣便像行在刀尖上,不若外头漫长砥砺的折磨,一朝犯错便是干脆利落,不是死便是残。

钟清喜只想做前者。

可是,天偏不随人愿。

宫里腌臜事何其多,她确是没想到这么突然便落到了自己身上。

她生的本就瘦弱,看上去至多八九岁的年纪,宽敞的宫衣穿在身上总是晃晃荡荡,由着衣袖就能瞥见她内里釉白的小臂。

那日她只是帮前头的的宫女姐姐送甜品,只是送到御庭院门口,原是不会撞见主子们的,可偏巧,叫大皇子庄縉撞了个正着。

他本是菀妃所生,占了个大皇子的位置却并不得宠,又生的威武,才十八岁的年纪就已身长六尺,平时里呷弄个宫女太监,早已不是新鲜事。

撞见清喜时只觉着这小儿生的瓷白幼肌,雌雄莫辨,却没料像个泥鳅一样滑手,还未待他近身就闪没了影。

宫人里最是不缺传话抖机灵的人,听着前头大皇子要寻个小太监,再想到自己日前撞见的人,便已了然。

她整夜的睡不着,惶惶不可终日,一下就病倒了。

“小七,小七。”病了几日,也只有膳房里的余娘子来看过她。

余娘子管的是宫妃们的滋补药膳,瞧着钟清喜机灵可爱,总有几分照顾。

“我在呢。”

余娘子进屋瞥见钟清喜歪在床榻上,一张脸儿苍白无色,越发的消减,几步走到床前摸了摸她的小手,“怎么还不见好么?”

“已经好多了。”钟清喜张着葡圆的眼睛说道,干涩的小嘴也弯起来,声音虽哑却带着微微上扬。

她惯会这样讨喜的,心下琢磨了片刻,又咳了几声,眼眶顿时红了,“余娘子,小的能拜托您一件事吗?”

余娘子瞧着心疼,只让她说。

“前几日得了封信,我干爹去了,我想回家趟给他处理后事。”信其实是没有的,只有向太监传来的口信,说吴老头死了,就在月头里。

余娘子叹了叹,哀声道“苦命的孩子,你且去吧,这月里没什么忙的,我与管事的说,让他给你几日假。”

钟清喜爬起来给余娘子磕了个响头,又惹得余娘子落了两滴泪来。

她是幸运的,钟清喜想。

这一年半的时间,她遇到许多的好人,无论是吴明还是余娘子。自己能安稳的过到现在已是不易了。可怜之人何其多,那小五不可怜么,只听说打断腿抬出去没两日便死了,再没人提起过。

算上这几日,等她再从家回来已是半月有余,那大皇子总不会还记得她这个人。

她是幸运的,她能躲过。

钟清喜得了许第二日收拾完屋子便出宫去了。从宫门口走到东街私厂子,从没想过有这样远。

吴老头的尸身已叫向太监帮忙入了棺,他也没什么亲人,只有自己拿了几两银子叫人帮着下了葬。

晌午的日头焦灼在头上,其他人结了账便离开了,只留了他一个半大的小儿在这坟头上坐了半日。

东街这巷子里的人都识得她,白日里拉着闲话招呼,晚上钟清喜便独自一人宿在屋子里。

大概过了五六日,宫里却出了白事,盛宠的裕贵妃突然去了。

钟清喜早起来收拾了屋子里所剩无多的物件,送给蒋大娘,又嚷她将这屋子卖了。傍晚临走时去巷子口买了一壶烧酒,用吴老头生前常用的小壶斟在他墓碑前,便拎着小包袱回宫去了。

待她入了宫门已过了戍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她拿一个煎和菓子向侍卫借了盏灯笼,一个人静悄悄穿过了冗长的宫廊。

宫里四处挂满了白丧绫,夜里面飘飘荡荡透着浓浓的萧索与凄凉,她一路行至中殿前院,却鬼使神差的转了个弯走到了静谧的兰芳园中。

这处平日里她是不来的,满园子都是淳帝为裕贵妃栽的兰花,裕贵妃这一去,这园子便也像是被她弃了一般,没了往日的生气。

钟清喜提着灯笼绕着芳兰走着,远远便瞧见个人影蹲坐在一边的路阶上,看不清人只有玉白的绣缎闪烁着点点银光。

晚风送来他身上浅淡的楠木沉香,钟清喜是识得的。

“侍卫小爷,您是迷路了么?”

少年微微抬头,依旧是瞧不清容貌,他声音暗哑,还带着几分干涩,“滚。”

“……唔,小爷,这会儿夜深露重,这盏灯笼给你罢。”她停在几步外,弓着身子将灯笼递近了些。微弱的灯光照亮了她兔儿般圆润晶莹的杏眼,此刻弯垂了眼角,小嘴也微微扬起。

怎样做才是最可爱可亲的笑,钟清喜对着镜子练习过上百遍,她知道怎样才是恰好的讨喜,不会多一分谄媚也不会少一分真切。

她识得这风里香气的主人,也知道他的生母即是裕贵妃。

你瞧,只要她用尽全部的心思努力活着,总能让她抓住些机会。

可少年却好似并不买账,他又扬了些声调,道“我叫你滚。”

面前的小太监终是被他吓退,灯笼也没拿慌忙跑开了,庄邺嗤了一声,刚低下头却听见那个稚嫩低哑的声音竟又折了回来。

“小爷,这煎和菓子是我从宫外买的,还热乎呢,给您吃罢。”

她说着将一团还透着热气的纸包包塞进他手里,一猫腰,又跑走了。

庄邺愣了半晌,皱着眉头撕开纸包。他确实饿了一整日,这什么煎什么菓子腾着热气,闻起来也是新鲜,一口咬下去,又咸又辣,烧的心肺都疼起来……

>>>点此阅读《深宫偏宠,疯批殿下是醋精》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