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言情 » 正文

《医仙魔后:偏执魔王对我穷追不舍》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医仙魔后:偏执魔王对我穷追不舍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风中啃月亮

角色:

简介:四大修仙世家之一的南宫世家嫡女雪容,婚后被自小疼爱的庶妹陷害,失去夫君、修为被废、仙骨被夺,一身如雪般细腻的美人皮被制成人皮画卷日日悬挂于庶妹和她夫君的爱巢!
临死前,南宫雪容刺穿自己的心脏,以心头之血立誓,定要让今日伤她辱她之人付出代价!
重活一世她成为慕容世家嫡女慕容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邂逅魔尊,复仇恋爱两手抓!
甜文、爽文、打脸、复仇、1v1、强强联手,相爱相杀、事业搞得风生水起、狗血HE

医仙魔后:偏执魔王对我穷追不舍

《医仙魔后:偏执魔王对我穷追不舍》第3章 大梦醒免费阅读

“啊——”南宫雪容尖叫一声,从铺天盖地的黑暗与彻骨剜心的无尽痛苦中醒来。

亮光刺目,她微微眯起了眼睛,头顶是陌生的翠绿色轻纱罗帐,质地极好的布匹上以细密精致的针法绣着草木花纹,做工考究,价值昂贵,却让南宫雪容忍不住蹙起眉——这不是她熟悉的地方!

南宫雪容出身四荒大陆中的东海南宫世家,南宫世家善剑法,家中子弟着蓝衣,以一把漫卷浮云的仙剑为家徽,在南宫世家子弟的衣袍袖口甚至所有起居用具上都有着这个纹样,而南宫雪容的夫家北漠夏氏则着红色衣袍,以火焰形纹样为家徽。四荒境内四大修仙世家都有其独特的家族纹样,南宫雪挣扎起身,充满狐疑地盯着身上锦被绣着的兰草纹样,心念百转。

绿色兰草纹乃是南域慕容世家特有的家徽。慕容世家子弟于修仙一道虽建树平平,但擅针灸医术,在四荒境内颇有名望,受人尊崇,得以能和北漠夏氏、东海南宫世、西域顾氏并称四荒境四大世家。

但是——南宫雪容抚眉深思:无论是婚前还是婚后,自己与南域慕容世家皆无来往,何以在夏家水牢自爆之后竟来到此处——

等等!

似乎意识到些许不对,南宫雪容心神大震,浑身僵硬,恐怖得令人作呕的回忆如同潮水般袭来,让她头痛欲裂。

她,南宫世家嫡女南宫雪容,错付了真心、错信了小人,最终落得个被剥皮拆骨死无全尸的悲惨境地!

那么此时,为何自己会出现在远在千里之外的慕容世家之中?

南宫雪容睁开眼睛,伸出双手仔细打量。只见那双手上的皮肤洁白如玉,白里透红,摸上去光滑细腻犹如凝脂——自己的皮还在?没有被南宫风蕾那个毒妇扒了去做成画纸?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过往种种难道都是她做的一场噩梦不成?南宫雪容百思不得其解,正欲挣扎起身到房间其他地方看看是否能找到答案,却听一道稚嫩甜软的女声传来:“大小姐,您终于醒啦!”

拜南宫风蕾所赐,南宫雪容如今一听甜美软糯的声音就条件反射般地毛骨悚然,一惊之下脚底一个打滑,猛地从床上翻了下来。

“啊——”南宫雪容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随即就感觉自己被两条纤细的臂膀托住,这才没有落到地上。

“大小姐,您怎么还是老样子,病还没好就急着起来,可是又要趁雪儿不在,偷偷溜出去玩耍?”那甜美软糯的声音再次于南宫雪容身后传来,此刻离得近了,细细听来并不是她熟悉的南宫风蕾甜腻得让人发晕的嗓音,这个声音虽甜,却干干净净,让人听着心生喜悦,且听她说话的语气似乎是贴身伺候自己的人。

南宫雪容心下疑惑,自己从小到大似乎并无名唤“雪儿”的侍女,她自己名中带雪,又怎会给侍女起名“雪儿”?这样想来,南宫雪容微微侧目,打量身后那名“雪儿”的面容。

雪儿看上去只有十岁出头,却出落得极好看,面容秀丽,皮肤雪白,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果如白雪般可爱纯洁。

只是此人,南宫雪并不认识。

“雪儿?”南宫雪喃喃道:“雪儿是何人?”

雪儿玉雪可爱的小脸顿时皱起,泫然欲泣:“大小姐,你大病一场,莫不是连雪儿都要忘记了?雪儿……雪儿就是雪儿呀!”

南宫雪容被她嚎得头疼,下意识抬手拭去少女如花似雪的面容上沾染的细碎泪珠。

“雪儿莫哭,我只是病得久了,脑子不太清醒,你只要——”南宫雪容一边安慰道,一边细心为她擦眼泪,目光扫过自己停留在少女脸上那只白嫩的小手时,突然察觉到了不对!

“雪儿!快,快给我拿镜子来!”南宫雪容大声说道。她将双手摊开送到自己目下,翻来覆去查看——那双手拥有雪白细腻、毫无瑕疵的皮肤,五指匀称、指尖粉嫩,是一张好看的手,却不是她南宫雪容的手!

“大小姐?”雪儿被她突如其来的命令弄得措手不及,一时怔住。

南宫雪容催促道:“快去呀。”

南宫雪容,拥有世间绝无仅有的绝世美貌,周身皮肤细腻光洁,毫无瑕疵——除了右手手背处,有三道明显的、指甲划出的森然疤痕。那是她死前不久,她的“好妹妹”南宫风蕾的的纤纤玉指亲手抓出的。

彼时南宫风蕾的假面还未撕开,一副天真无辜的小白兔形象。

那日,风蕾邀她去往城郊登高,待登及山顶之时,不知从何而来一阵妖风竟将修为浅薄功体残缺的风蕾吹得东倒西歪,脚下一个不稳被吹下山崖!好在一边的南宫雪容反应迅速,立时召出云气,托住自身,直冲而下拽住了南宫风蕾纤弱无力的胳膊。

南宫风蕾当时情急之下五指“不小心”在南宫雪容的右手手背上留下了三道显眼的抓痕,且她五指涂有蔻丹,不知何物制成,竟使南宫雪容手上伤痕久久不愈,南宫雪容无法,只得请夏无心去南域慕容世家求来愈伤圣品紫菁玉蓉膏。

只是没想到,世事莫测,不久后紫菁玉蓉膏是求来了,但却用在南宫风蕾的脸上,治疗她那为嫁祸南宫雪容亲手制造的伤痕。

是以,直到最后南宫雪容被剥皮甚至身亡,自己右手背上的伤痕都未愈合。

“大小姐,镜子来了。”雪儿适时出现,手捧一面精致铜镜来到南宫雪容床边,双膝跪地,双手将铜镜捧至头顶,静默地任南宫雪容就着她的手使用铜镜。

“……”南宫雪容在看到镜中之人的瞬间如遭雷击,大惊失色!她喃喃自语道:“怎会如此?”

镜中之人看上去同雪儿年岁相当,不过十二三岁,面容虽然还青涩稚嫩没有长开,但五官大气华美,明眸皓齿,脸颊线条完美无瑕,已隐隐显出日后倾城绝世的美丽轮廓来。

这张脸美丽至极,却也陌生至极。

这不是南宫雪容的脸!

南宫雪容当年虽被称为四荒境第一美人,但她的美是清冷的,是凌厉的,美则美矣,却稍显冷硬,失了温度。而眼前这名陌生女子的脸是艳丽的,是奢靡的,有着热烈的、让人无法抗拒的神秘气质。

“我是谁……”南宫雪容猛地抓起雪儿捧镜的双手,惊疑问道。

“大小姐,大小姐,你别这样,雪儿害怕,雪儿去叫医者来!”雪儿快被吓哭了,却不敢强行挣脱南宫雪容的钳制。

南宫雪容看到她这个样子,忽然冷静下来,此时状况不明,万万不可让此地众人察觉到自己一个来历不明的魂魄占了原主的壳子,遂温言安抚道:“雪儿,别哭。对不起,是我冲动了,我刚醒来,头昏脑涨的,很多事都记不清了,来,你坐下来好好给我讲讲。”

雪儿年纪小,心却大,见南宫雪容似乎正常了不少,登时就不哭不闹了,却也不敢坐到南宫雪容的床上,而是规规矩矩地站在一边,细说南宫雪容昏迷期间周遭发生的一切。

片刻后,南宫雪容大致搞清了此间的大致状况。

自己不知因何缘故,在夏家的水牢里自爆金丹爆体而亡后,竟未去转轮井处轮回转生,而是莫名其妙来到了千里之外的南域慕容世家。

慕容世家的嫡出大小姐慕容凉生来根骨平平,不善修行,我行我素。昨日从家族学堂中逃了岐黄针灸课,拉着贴身侍女焚雪——就是眼前的雪儿到河边玩耍,不慎失足坠入河里。

彼时乃是初春之际,虽河中冰消雪融,但河水仍然冰寒刺骨。

慕容世家与其他修仙世家不同,于修仙问道一途并不十分感兴趣,只潜心钻研医术,因此世家中人修为平平,身子骨也并不如寻常修士一般强健,从小逃课的慕容大小姐更是如此。坠河之后,慕容凉虽被雪儿一把子捞出,但也呛了好几口水,夜里就发起了高烧,昏迷多日,不知在鬼门关走了几个来回。而这时已是孤魂野鬼的南宫雪容跋山涉水、翻山越岭从北漠而来,占据了这倒霉的慕容大小姐的壳子。

“雪儿,今夕是何夕?”南宫雪容——现在应该是慕容凉——以手抚额,有气无力问道。

雪儿小心翼翼道:“如今是四荒令辛丑十六年。”

慕容凉:“好。我知道了。我有点困了,你先出去,让我休息一下吧。”

雪儿踌躇着,终是躬下身,轻轻为慕容凉掩好被角,然后轻手轻脚退出门去。

顶着慕容凉壳子的南宫雪睁大双眼,毫无困意。

她自爆金丹时还是四荒令辛丑元年,怎地眼睛一睁一闭间,十五年就过去了?

慕容凉将头埋进被子,浑身无力。在刚意识到自己顶替了别人的身份重活一世后,她的内心是狂喜的。脑海中瞬间规划出好几个杀负心人、虐心机女的复仇大计,还未来得及仔细完善就被雪儿一盆冷水兜头泼下——如今已是四荒令辛丑十六年,距她身亡已经整整十五年过去了。

她的仇人还在吗?如果还在,她现在一无所有如何报仇?如果不在,她就这么一笑泯恩仇?

你甘心吗?慕容凉问自己。

当然不可能!脑中那个身穿白色衣裙的,懦弱无力的冰美人儿被从天而降的娇美可人的绿衣少女一掌拍倒在地。

慕容凉听见脑海中一个声音怒斥着软弱可欺的自己道:“若还是这般无用,那上天就是白给你重活一世的机会了!常言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二十年、三十年过去又如何?昔日负我者谁?伤我者谁?一个都跑不了!”

没错!慕容凉攥起拳头,心中暗道,十年又如何?昔日无情之人,吾今日就以无情回敬!

>>>点此阅读《医仙魔后:偏执魔王对我穷追不舍》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