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脑洞 » 正文

小说《从治愈开始》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从治愈开始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一盘干锅鸭头

角色:

简介:慕北像往常一样去上学,
没穿校服,
翻墙进入,
结果被主任发现,
抢先溜到班级后,
发现台上的刘老师似乎老了好几岁。
“校外人员赶紧出来!不要影响上课秩序!”
校外人员?
这是怎么回事?

从治愈开始

《从治愈开始》第3章 不管去哪里,不要忘了回家的路啊…免费阅读

手机屏幕上的圆圈终于艰难的闭合。

闭合的同时,屏幕突然一片漆黑,只留下一排字:

“欢迎来到治愈世界。”

慕北怔了一下,就在伸手触碰到手机的一刹那。

手机突然动了,从背面到正面像是碎成了无数个小模块,由外向内的翻涌。

与此同时,慕北静静的看着周遭的变化,餐桌子上的剩菜,屋内的墙壁,所有的一切,都在化成无数个小模块,像汹涌的浪潮一般。

慕北屁股下的椅子也化成了碎片,这让他不得不站起身来。

正当他叹气自己病的太严重的时候。

翻涌静止了。

就像是之前碎成的无数个小模块重新组成了一个新的世界。

慕北的面前是一个打开的立式冰箱,惨白的灯光下,保鲜层里只有一张纸,看起来比A4纸要厚一点,但只有A4纸的四分之一那么大。

轻轻地纸拿起,那张纸突然亮了。

慕北看到纸上正是自己手机的锁屏壁纸。

这是手机!?

慕北惊疑不定的翻看纸张手机里的内容。

手机里面有一款自己从没见过的聊天工具,还有一些简单的摄像及基础功能…

到现在,慕北认为自己的脑子可能到了无法救药的地步了。

他将手机收进口袋,把冰箱的门关上。

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

窗外的天是黑的,根据月亮的位置,可以判断现在应该正是半夜。

幽冷的月光照进屋内,使他依稀可以辨别屋内的布局。

这里的气温依然寒冷,但是却和初冬时节的寒冷不太一样。

更像是…阴冷!

房间的空间不算大,一张有些斑驳掉漆的方形餐桌在中间,另一边是一台老旧的液晶电视,正对着的是已经露出纤维的沙发,整个房间内都有一种老旧破败的气息。

房间内也有三个卧室。

这时,东间卧室突然响起了开门声音。

那正是妹妹的房间!

门吱悠悠的缓缓打开。

妹妹穿着白色的裙子正低着头在卧室门前静静的站着。

但是在慕北的脸上并没有看到惊慌与害怕,他说道:“你站那干什么,你知道这是哪吗?”

此时的慕北已经想通了,解决自己问题的第一步,就是要接受他的妹妹和妈妈。

妹妹刚往前走了两步,慕北忙道:“你穿鞋啊你,地上这么脏不说,着凉了怎么办!”

妹妹动作一滞,退回了卧室,再次出来时脚上已经穿了一双红色的小皮鞋。

妹妹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慕北的眼前,

慕北发现妹妹那娇小的身体正在隐隐颤抖,同时也渐渐的看清了妹妹的脸。

妹妹那半低着的脸缓缓抬起,目光兴奋的看着慕北。

妹妹瞪着通红的眼睛,脸上挂着让人惊悚的笑。

“哥哥这里…太好玩了!我要出去玩!”

虽然慕北现在并不害怕,但是身上还是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是因为人体的本能。

“那…妈妈回来发现你不在怎么办?”慕北问道。

妹妹那惊悚的气势突然一下散了,像是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小女孩,但是她的眼睛依然血红,带着些许的哀求道:“哥哥你说是你让我出去玩儿的,妈妈不会打你的,好吗?”

慕北想了一下说道:“那好吧,那你出去玩的时候要记得帮我好好观察一下这到底是哪里。”

“谢谢哥哥!”妹妹开心的抱了一下慕北的脖颈。

接着,

她转身一下跳到了门口的防盗门上。

她的动作异常灵活,借势扭动把手,将门打开,一下又跳了出去。

慕北看着妹妹那轻灵的身影,嘴角露出了欣慰的弧度。

“原来有家人的感觉,是这样啊…”

妹妹出去玩儿需要和自己请假,妈妈不允许自己在外面挨欺负…

不管这是不是真实存在的亲人,都没有必要再去计较了。

现在他只想保留住这种感觉。

因为慕北心里此刻正流淌着一条暖流,滋润着他从小就不完整的心灵。

楼道里亮着阴绿色的灯光,一闪一闪的,似乎是哪里接触不好。

慕北看着那半开着的防盗门外怔了片刻,忽然有些生气。

“哪里学的坏毛病,还夹尾巴。”

说着慕北就起身去拉动防盗门的铁把手。

“啊!”

刚要将门带上,楼道里突然传出了一声凄惨的尖叫。

是从楼上传来的。

慕北伸出脑袋向外看去,楼道里亮起昏黄灯光,一段亮一段暗,每隔几米还亮着绿色安全通道的标识。

刚才这一声惨叫,将整栋楼的感应灯全都喊亮,那些没亮的地方说明灯都是坏的。

慕北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楼道里静悄悄的。

这里的住户看样子都休息了。

但是刚刚那一声惨叫足以惊醒所有人,然而此刻却没有一个人开门。

慕北走进了楼道走廊,回头看了一眼自家的门牌号。

204。

不管去哪里,不要忘了回家的路啊…

楼道地上还散落着玻璃碎片,是头顶上那些破碎的感应灯留下的。

白色的墙壁斑驳褪色,有些地方已经露出了一块块的红砖。

慕北来到了楼梯的拐角处,楼梯的扶手上也已经锈迹斑斑,从扶手拐角处的空隙向下滴落着一种液体。

他没有去碰。

因为慕北已经闻到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血腥味儿。

慕北顺着血迹直接来到了四楼,一抬头挂着4F标的那面墙,被泼满了通红的鲜血!

缓缓流动着顺着楼梯的扶手空隙一点点滴向楼下。

慕北皱了皱眉头,向四楼的楼道内看去。

依然很安静。

慕北怀疑惨叫声不是这层传出来的,刚要向上走,四楼中间的那户防盗门,突然猛烈地响起转动门把手的声音。

“咔咔咔!”

“咔咔咔!”

本应该感到恐惧的慕北,现在却一点也不怕,也许是在妈妈和妹妹调教下,胆子更大了。

在慕北的注视下,那防盗门门突然从里面被砍了一斧子,斧刃直接劈透防盗门,卡在了门上。

与此同时那防盗门终于被打开了。

从里面爬出一个诡异的身影,直奔慕北爬来。

爬行速度不快,比妹妹要差太远了。

慕北眯着眼看去,那影子的身上还拉着不知名的液体。

影子像是一个人,站起来又倒下。

待那影子爬到近前时,慕北终于看清,竟然是一个寸头小伙。

脸上表情惊恐到了极限,眼泪和口水淌了满脸,裤子中间的裆部也已经湿透了。

那人抓着慕北的裤腿,凄惨的哭着喊道:“我不玩了!大哥救我!”

慕北来不及多想,拎起他就跑。

因为刚刚那扇门里又出来了一个身影,手里拎着斧子正向他们走了过来。

>>>点此阅读《从治愈开始》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