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古代 » 正文

大宋好武夫狄咏 杨得忠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大宋好武夫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佩奇粉嘟嘟

角色:狄咏 杨得忠

简介:这大宋朝文风鼎盛,晏殊、柳永、范仲淹、欧阳修、苏轼、苏辙、王安石、司马光……
这大宋朝却又重文轻武,重文抑武,重文防武,我狄咏身为大宋战神狄青之子,岂能看着我爹被人构陷污蔑郁郁而终?岂能受这么一帮文人士大夫的鸟气?
我忍无可忍了,我要造反了!
但是我爹不让……
怎么办?我可能要造反了,我可能真要造反了……

书评专区

道友请留步:不是那种无脑爽文,情节很精彩,
但是动不动就是一两天不更新,还有要造反的理由有点说不过去

用户53438154:些书写的提气,故事连接非常好,让人在下一集中带来新的突破,让读者在脑海中带来期盼,新的片张

板上钉钉的雷封山:又骗我,说好早上还有,我五点起来,还是这几更

炸天帮——红刀护法:很好,很好,写的真的很好,虽然我这个人相比主线更喜欢感情线,但这本书的主线对我的吸引力远远大过了感情线,无论是历史史实方面,还是个人想象,文笔方面作者都可以说是番茄的优质作者了,而且这本书很适合对大宋感兴趣的萌新们看,个人强推

未见佳人:这本书有很多书都缺乏的生气,情节合理,内容生动,语言虽有些啰嗦的嫌疑,但又不失有趣,这就是作者的功力了,万般都好,但唯独更新奇怪,不说少,就说不稳定,有时打开四章,有时两天还不更,弄的有人说要太监了,唉,还是加油吧,🤙🤙🤙

大宋好武夫

《大宋好武夫》第3章 长得太帅不是我的错免费阅读

父子二人出得皇宫,狄青早已忍不住问道:“你那两句诗是何处听来的?”

要说儿子狄咏武艺绝顶、百十难当,狄青是自信非常的,若说狄咏出口成章,还是这等好诗句,狄青是真不相信。

狄咏知道还有这么一遭问,便答:“父亲,平日里孩儿还真读了些书,只是没有机会显露而已,毕竟连您老不也把《春秋左氏传》读得滚瓜烂熟吗?”

狄青听到这里,笑了笑,忽然也觉得合情合理了,为何?因为他本还真不是读书人,最早连字都不认识多少。

昔日范仲淹在西北主政的时候,亲自教导过他读《左传》,书都是范仲淹送的。那段时间是狄青人生中最快乐的时间,范仲淹也是唯一一个真正真诚对待过狄青的士大夫。

“你这小子,唉……”狄青刚刚还在笑,忽然又有一些伤感,因为范仲淹早已被贬,远在青州当知府,不知多少年没有见到了。

狄咏立马也明白狄青在伤感范仲淹,却更知道六十四岁的范仲淹好像快走到生命尽头了,便不再多言。

两人回家,狄咏接着出门而去,皇帝旨意下去了,他得先到殿前司去报备,然后领枢密院送来的诰命文书,领甲胄刀枪等装备,明天就要去上班了。

再回到家中,狄咏看着自己带回来的甲胄,四五十斤的崭新步人甲,制作精良的腰刀,还有仪仗专用的长朔,心中又起了一些心思。

立马又找到狄青,说道:“父亲,昔日随你上阵杀敌的那套好甲,还有那个上阵必戴的青面獠牙铜面具,可不可以一并送给我?”

狄青想了想,点头一语:“你自己拿去,反正为父也用不上了。”

这话说得多少有几分悲伤之意,将军不披甲,当真让人唏嘘,自古美人多迟暮,不许将军见白头,大概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狄咏取了狄青的甲胄,取了狄青的铜面具,他就准备明天穿戴这两样到皇宫里当差。

转过天来,狄咏早早就入宫而去,直去宫内晨晖门处等候,这里是后宫与外宫的分界线,后宫是除了皇帝与未成年的皇子,不得有任何其他带把的男人出现之地,擅闯后宫便是大罪。

所以狄咏只在晨晖门处等候就是,随他等候的还有殿前司一队护卫,四五十人,这些人也是狄咏的下属,只是狄咏对这些下属倒也不熟悉,而殿前司指挥使乃是皇帝赵祯的表弟李璋,李璋狄咏还未见过。

今日并不朝会,所以皇帝什么时候来办公也就不一定了,等候之时,也正是狄咏熟悉下属的时候,这些人都是勋贵出身,有些人祖上甚至是开国将军,差一点的也是什么禁军将领之后,不是立功军将之后,还没有资格来给皇帝站岗放哨。

“狄崇班,小人杨得忠,乃崇班麾下都头,见过!”杨得忠,一个魁梧的大汉,满脸虬髯胡须,二十七八岁,祖上曾在太原与辽人大战中立过功勋,都头大概就是连长,下面还有队头。

只是杨得忠这态度并不显得如何恭敬,只因为狄咏生得太过俊俏,又看起来年岁不大,虽是狄青之子,但是这面相在军汉堆里实在让人下意识生出几分轻视。

狄咏倒是不在意杨得忠的态度,只是笑着拱手:“客气了,见过!”

杨得忠也不多言,心中起了轻视,也就没有那么多恭维话语了,只是站在一边。

狄咏与众人见了面,便把青铜面具往脸上一戴,把俊朗的脸一遮,立马威武几分。

却是杨得忠见得狄咏忽然戴了个铜面具,心中更是觉得有些怪怪的,他在宫中行走了好几年,为了离皇帝近一点,他是想尽了办法,不知走了多少门路,如今也不过一个都头之职。

平白无故来了一个年轻上司也就算了,还是个小白脸,这种小白脸若不是仗着有个威武狄将军的老爹,岂能忽然就成了他的上司?

不爽是肯定的,但是念在狄青的面子上,杨得忠也不想直接就发难,只想着明里暗里的,总要看看这小白脸几斤几两,若是个草包子,免不得往后也就不用把这个上司当回事了。

正好此时,殿前司指挥使李璋从远处走来,众人立马躬身拜见。

李璋一来便问:“何人是狄咏?”

狄咏戴着面具从人群中上前:“末将狄咏,见过李指挥使!”

李璋上下打量着狄咏,先看了看一身老甲胄,点了点头,又看了看狄咏的脸上,微微皱眉:“平白带个面具作甚?”

狄咏还没有开口,杨得忠忍不住先开口了:“指挥使,狄崇班面异常人!”

“嗯?”李璋年岁也不小,捋了捋胡子:“面异常人?我看看……”

狄咏揭下面具,“人样子”也就出来了,李璋微微皱眉,这长得也太好看了点?虽然剑眉星目的,却少了几分男子粗犷。

杨得忠还笑着上前为狄咏解释:“指挥使,狄崇班这是长得太漂亮了,若是不遮面,咱们武夫粗汉的,不免教人看轻了去,若是被人叫个小白脸,那可就不美了。狄崇班可是将门虎子,狄枢密何等英雄人物,自不能堕了脸面。”

狄咏再次把面具戴起,却已皱眉,他本就是军人,脾气岂能温柔?横眉看向杨得忠,答道:“指挥使,末将随父沙场征战,出生入死,便也学了家父披头散发戴面具身先士卒冲杀之勇,帐下攒的人头无数!”

李璋笑了笑,笑得颇为玩味,便是内心态度,半信半疑,一个俊俏后生说什么帐下人头无数这种话,实在不那么有信服力,更像是胡吹大气。

见李璋这一笑,杨得忠好似得了暗示一般,立马开口:“狄崇班,我等久闻狄枢密战阵之威,却从未得见,实乃人生遗憾。今日有幸见得狄崇班这等战阵英豪,愿狄崇班不弃,教导两手,也让我等窥一下狄枢密战阵之威!”

这话一出,左右四五十人皆是一脸兴奋,忽然空降了一个上司,这上司还长得这么俊俏,还是狄枢密之子,到底是个靠着父辈混饭吃的草包呢,还是个真正的将门虎子,这热闹有得看。

一旁的李璋竟也开口了:“狄咏,杨得忠这厮向来就浑,如今在你手底下当差,你不教导他两手,这厮怕是难以服气。”

李璋倒是个直白的人,把事情直接说清楚了。李璋看透杨得忠的心思,却还顺着杨得忠的心思,不仅是真的想试探狄咏,也是对麾下杨得忠这个浑汉的武艺很信任。

狄咏就等李璋这句话了,老虎发不发威的那是另说,麾下这几十号人马,必然要震慑一番,不然以后还如何带队?更何况主官就在面前,不展示两手,主官又岂能看重?

机会正好,狄咏一拱手:“得令!”

>>>点此阅读《大宋好武夫》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