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仙侠 » 正文

冥帝 秦公公小说《剑在人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剑在人间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夜半妖歌

角色:冥帝 秦公公

简介:“你们人呀!能磕磕碰碰活到现在,就是因为总是敢做出一些让天都想不到的事….”
“你们人啊,喜欢把我们叫做妖,可如果某天你们死绝了,我们是不是就成了……人?”
“又或者很久以后,我们又遇见了一个人,是不是也可以把他叫做妖?”

剑在人间

《剑在人间》第3章 普天之下 莫非王臣免费阅读

三千年来,镇冥关第一次被攻破了……

大宁王朝的朝会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喧哗过了,镇冥关失守,两位镇守使与两位护关使阵亡,五万镇冥军战死,这是几百年来天大的事了。

“冥界妖人可恶,两位镇守使和护关使的遗骨不知所踪,想必亦遭凌虐,孰不可忍!”

“也不尽然吧,听说那冥界大祭司在镇冥关外九丈原将双方十数万将士遗骸合聚之,未分彼此,施那九幽安魂大阵尽皆渡化,也算待之以礼了。”

“冥界什么时候出了一个大祭司?二百多年前那位女子冥帝聚众犯关,早已被几位人间先贤大能联手打杀得魂飞魄散了,当时她身边的两大冥帅亦是失踪二百多年再无踪迹….”

“是啊,大宁朝内史上有记载,冥界以冥帝为尊,帝侧有南北两位冥帅,座下各辖四大冥将,可从来未曾见记载过什么大祭司”

“大祭司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冥界上任冥帝身死道消,南北两帅消失无踪,这几百年里鬼知道冥界发生了什么?多了个未曾记载的官称有啥大惊小怪地?说不定现在就是这个大祭司已经一统冥界血月天下了,不然他哪来如臂使指的二十万大军叩我镇冥关?”

“不错,那座血月天下可是各方势力纵横,桀骜不驯,史载当年那个女子冥帝何等天赋之资,以她之才当年也未曾完全一统那冥界血月天下,当时所率冥军亦不过十万众,而据风零城内挑灯人汇报,此次冥界二十万妖众犯关,悍不畏死,与我方五万镇关精锐血战九日九夜,阵死十万,竟无一退,可见这个大祭司的王心之盛”

此时说话之人正是掌管整个大宁王朝谍报机构镜月台的太仆寺卿何子韬,说到此处稍有片刻犹豫,旋即拱手躬腰说道:“禀圣上,微臣属下挑灯人还另有报,守官大人已于数月前不知所踪……”

整个大宁王朝只有一个守官大人,当然就是镇冥关那位本该守关的守官了.

满殿寂静,针落可闻,是啊,众人这才想起来,那位呢?为何在冥族大军犯关时忽然消声匿迹?通神境巅峰啊,无论在哪座天下,都是极其强大的大物存在,甚至有传闻那位守官大人已得初窥那让人无上向往的境界了,若他守关,冥界岂敢来犯?来了又能讨得甚便宜?只是涉及到如此大物,没谁愿轻易开口评论,谨慎也有,畏惧更多……

高坐龙椅之上的大宁王朝皇帝,一直冷眼睥睨着殿下的众口悠悠,终于开口道:“诸位爱卿似乎终于记起那位守官大人了?是不想记起,还是不敢记起?一个守官大人就把朕这大宁朝的庙堂风骨给压弯了?!呵呵,诸位真是好气节。”

殿内半数臣子纷纷以笏板覆面,遮掩满脸羞愧之色,更有甚者干脆低垂眼睑,数起了脚下“蚂蚁”,再不作一言…..

太銮殿突然就安静了下来,龙椅上的大宁皇帝抬起手扯了扯额前帝冠玉旒,笑得有些冷,满殿群臣觉得后背也有些冷……

“完了完了,要发飙了……”一道极为不和协的声音从王座左侧下方传来,皇帝侧头瞟了一眼那边….说话少年刚刚才作出后怕捶胸的动作,马上瘪了瘪嘴,噤声危坐。

就在此时,一全身披挂金甲,满脸络腮大髯的武将,从臣列中咣咣跨出几步膝地抱拳,沉声说道:“陛下,历代守官皆是从万云宗或太皇寺中选任,此届守官出自万云宗,臣愿率三千风骑骁勇兵围万云宗,为陛下要个说法,若万云宗真有啥贼子想法,就地剿灭!管他无为境高手还是啥通神境神仙,老子……哦,不……微臣铁骑之下杀的也不少!”

皇帝的脸色终于缓了缓,微微点了点头,眼里有藏不住的欣赏,坐在龙案前的身体向前靠了靠,正欲开口….

“壮!总算有个带种的了!当得起阳煞这个叫法!难怪午子房那几个退役老兵提起将军都说如果将军不是胯里坠着两个蛋,早他娘猛上天了…….壮哉,猛哉!”不和协的声音再次从那处少年口中响起,还不忘对那大髯将领立起一根大拇指,挑了挑眉头。突遇此节,饶是这位掌管大宁王朝最精锐三支骑军之一风骑,大宁王朝上柱国大将军,百战生死,杀人无数,人送阳煞称号的彭辰彭大将军,此刻也是满脸窘迫无奈,只得嗫嗫说道:“谢…谢小皇子谬赞。”

大宁皇帝似是终于忍不住,砰的拍案而起,震得帝冠玉旒唰唰作响,怒喝:“你谢个求!你彭辰乃朕之护国柱石,大宁军神,三大上柱囯将军之一,江山社稷之壁垒,你谢他?他当得起?你谢他个求!”言毕转头望向那少年:“你个滚犊子的,以为老子看不见?身为皇子,在这太銮殿上,群臣之前,又是抠牙缝又是挖鼻孔还时不时地聒噪,你他娘的还有没有半点皇室体统了?嗯?!是不是老子又有几天没揍你了?!嗯?!”

于是少年又瘪了瘪嘴,这次还吐了吐舌头,飞快地把脑袋埋进身前麒麟案上那本大礼之中,然后歪着头盯着侍奉在侧手持大鸾扇的少女,眨了眨眼,悄悄做了个鬼脸…少女便像一只受到惊吓全身紧绷的猫。“怎么办….好想笑…快忍不住了…可笑出来会被砍头吧……”

“咳…不好意思,诸位爱卿,朕失态了。”大宁皇帝润了润喉咙,正了正冠袍,坐回龙座之上,脸上重新努力挤上了笑容,真的不能再真诚了。

太銮殿比刚才还要安静…..刚才数蚂蚁的人仍然低着头,那位枯骨做汤血当酒的阳煞彭大将军也低着头,就连平时悲喜如深渊,静幽不可知的镜月台掌控者,大宁朝太仆寺卿何子韬何大人也低着头,所有人,都低着头,盯着脚面,数着…蚂蚁,一只,两只,嗯……好多好多只….可是…好想笑,怎么办?…笑了会不会被砍头……

要命的尴尬当然得要那个坐得最高可以要人命的人来化解……

大宁皇帝又润了润喉咙,看着殿下众臣,觉得自己也有些想笑:“好啦,诸位也就不要再数蚂蚁啦,镇冥关镇守使萧然,副使古雨等诸将士,为国身死,国之忠士,溢号抚恤之事由通政院沈卿与兵部杜卿商议后报之于朕。消息传诏吟泉书院,至于那位护关左使,传闻出自东扬洲白若寺的无名僧,东扬洲与我中神洲相隔甚远,朕先记下这份情,他日寻机登门查证拜谢。”

通政院院判沈懿与兵部尚书杜兰平闻言相继出列领旨。

“何卿,你掌管镜月台,善行情报侦缉之事,守官匿迹一事就交由你,务必给朕彻查到底!”说到此处大宁皇帝抬高声音:“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守官是大宁朝的官,是朕的臣,普天之下,莫非王臣!大敌当前,突然消声匿迹,朕要一个原由,一个说法!”

何子韬亦是缓步岀列,躬身缉首领旨。

“至于万云宗,毕竟事实未清,不宜兵戈相向,秦公公,此事就由你抽调两百玄衣卫去趟万云宗了解了解吧,朕赐你断机行事之权,不过要记得,香火之情易断难结,慎重处之。”

大宁皇帝身侧一红衣老太监闻言,跪地叩首高呼:“老奴领旨,老奴自知事关重大,必当慎处,不负圣望。”

“彭卿,你率五万风骑进驻平北关,以防那冥界大军渡海南下 ,同时严密监察北洺洲高阳王朝无当军动向,原平北关驻守飞龙将军霍震及麾下十万飞龙军由你暂时接管遣辖。”

上柱国大将军彭辰双手重重抱拳:“领命!”

玄衣卫…大宁皇帝内府亲卫,由司印监大掌祭秦公公掌管,与太仆寺卿何子韬掌管的镜月台挑灯人同为大宁王朝最神秘的力量,整个皇城里有多少玄衣卫?天下各州各地又隐匿有多少挑灯人?除了皇帝与那两位,没谁知道。为了那位守官大人闹出的动静,圣上竟然同时动用了这两支力量,而派出两百玄衣卫,好像数量极为恰当,既不至于让万云宗感觉被兴兵问罪,如遇变数,以二百玄衣卫的精锐战力及那个老不死太监高深莫测的境界功力想必也无大碍……

就在众人揣测着皇帝的心思时,太銮殿上响起了秦公公那动听的公鸭嗓:“圣上宣,退朝”,是的,刚才殿上齐齐数着蚂蚁的众人还有那位想着会不会被砍头的少女,都觉得今天秦公公宣退朝的声音是真的很动听…

皇帝退朝回了内院,殿中众人也皆已退去,少年皇子走出了殿门,手里拿着那本隶书封面的大礼,天空吹来一阵清风,翻起书页一篇篇,书中哪有什么儒家文字典学记载,全是如稚童涂鸦般的画中小人儿,剑客飞天舞剑,武夫出拳如龙,随着清风翻页,一个个小人儿似活过来一般一招一式,有板有眼,连绵不绝…好似真的一本盖世武功秘笈…

少年皇子拍了拍白玉栏杆上的玉石狮子,望向皇城外面的天空,吼了一声:“当个鸭儿的皇子,本少侠要做那剑仙,当那拳神!”然后少年向前缓缓跨出一步,气运全身,“喝!”的一声向着那高空递出了自己生平所学的一拳!

高空之上…..当然什么都沒发生…..除了一只鹊鸲飞过..少年望向它扬了扬拳头哈哈大笑:“被本少侠的拳罡吓破胆了吧?有种别跑啊!”然后少年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咧开嘴,无奈地笑了笑,最后重重地叹了口气:“哎!……”

>>>点此阅读《剑在人间》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