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纯爱 » 正文

君上的替身“鬼”侍卫最新章节,慕寒雪 慕白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君上的替身“鬼”侍卫

小说:纯爱

作者:墨雨清风

角色:慕寒雪 慕白

简介:【双男主,强强联手,又甜又虐】

慕寒雪亲手将自己的师兄送入地府,却被鬼王送的大礼绊住了脚步。这个大礼为什么那么像自己师兄,自己对他好像还很有感觉。
不,他喜欢的人只有他的师兄,礼物什么的,当个替身就好。
洛白(恢复记忆中):“寒雪,听说你把我当替身?”

慕寒雪(轻松):“没有没有。”
洛白(恢复记忆后):“寒雪,听说你把我当替身。”
慕寒雪(拼命摇头):“没有没有!”

书评专区

君上的替身“鬼”侍卫

《君上的替身“鬼”侍卫》第3章 本尊的鬼名曰慕白免费阅读

纠结半天,慕寒雪看着怀里沉睡的鬼,决定收下他。排除他不想和鬼域鬼王交恶之外,这个鬼身上散发的亲和感也让他格外怀念。

最后,慕寒雪紧抱着怀中的白,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寝宫。

夜色以深,正是每个人都处于梦乡中的时分。

将白放在自己柔软的卧榻上,慕寒雪给他盖上自己的锦被,伸手稍稍整理了一下其凌乱的长发。将屋子所有的窗子全部关上之后,提着一个瓷凳坐在了卧榻旁边。

呆呆看着床上的人,慕寒雪感觉自己又想笑又想哭,想笑是因为他觉得这个鬼是自己的洛白,想哭是因为这个鬼大概率不会是自己的洛白。

他了解他的洛白,甚至可能比洛白自己还要了解洛白,正因为如此,他才会陷入如此的纠结与矛盾之中。

太像了,真的太像了,除了声音嫩点以及多出来的一丝天真之外,无论是气质,还是味道,都和已死的洛白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差别。

这就是萧子升送给他的礼物吗,那还是真够‘诚心’的。

这是在提醒他什么吗?

毕竟,在整个修仙界,慕寒雪真心喜欢洛白这件事已经是众所周知,慕寒雪叛变后因为一念之差勉强了洛白这件事也是被传的到处都是。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洛白一样,慕寒雪也是一样。

说到底,他们在某些方面都是流言的牺牲品,直到两人中间有一人死了,大家才会安静下来,好好找找自己的问题。毕竟死人为大,那些个嚼舌根的人也不敢造他的次。

过几天应该就是洛白的葬礼了,是轻歌主持的,她有邀请过他去参加,但他不是很想去。

没有尸体,没有骨灰,没有灵魂,空无一物。

只留思念的葬礼,他认为没什么好参加的。

伸手轻轻摸了摸那人脸上的面具,又摸了摸头上的两根角,听着床上的人咂了咂嘴之后轻轻呢喃了一声,不由自主的笑了。

笑的越来越大,越来越快活,直到泪流满面,慕寒雪双手捂着脸颊低声哭了出来。

慕寒雪做事不后悔,从来不后悔,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后悔叛变十二宫,没有后悔参与仙魔战争。他只是遗憾,只是可惜,只是痛苦,只是怀念。

心莫过于死大概就指的慕寒雪现在的样子吧。

可能是慕寒雪低泣的声音有点大,也可能是鬼的听力太好了,躺在床上的白嘟囔了一声之后,翻了个身,睁开了朦胧的双眼。

好吵,有什么人在吵闹。

这都深夜了,还吵什么吵。

躺在床上的白伸了个懒腰后爬起身来,揭开面具揉了揉半睁不睁的眼睛,又将面具带了回去。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发现自己坐在一张陌生的床榻上。

床榻旁边,还有一个掩面哭泣的男人。

刚才吵闹的声音,源于这个半夜不睡觉的男人,带着点烦躁的感觉,白伸手使劲摇了摇沉浸在悲伤之中的慕寒雪。

…..寒……..雪…….别…….哭……

不受控制般的,白的脑海中闪过这四个字,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面前的男人不应该是这般模样的。

可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又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他们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

想到这里,白又狠狠的摇了摇慕寒雪的身子,直到将慕寒雪的神智拉回来,才松开了手。

“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慕寒雪用手抹去脸上的泪水,平复好表情后,抬头说道:“没有,你怎么突然醒了。”

白摆起一张气哼哼的脸,伸手把慕寒雪推了一下:“你不要和我说这个,我现在真想打人。”

“我们鬼的听力要比你们好上千万倍,你哭鼻子的声音太大了。”

鬼和人在各个方面都不一样,比如说是听觉比如说是嗅觉,人类听不到的声音鬼的话都可以听到,人类闻不到的气味鬼的话也都能闻到。

可能慕寒雪自己觉得自己的声音已经压到很低了,但是这个低传到白的耳朵里,那就是凡人在他耳边大叫—要命。

听了白的解释,慕寒雪失笑:“那看来都是本尊的错了。”

鬼的心性都很简单,表达的方式也很直白。只见白伸手指着慕寒雪的鼻子,理直气壮的说道:“不是你的错是睡的错,自己大晚上不睡觉,在这里偷偷哭鼻子把别人吵醒,还有理了不成。”

这般顽固的模样,嚣张的语气,简直就和十二宫里那些慕寒雪特别讨厌的熊孩子一般,任性又自我。

其他人的话,敢对慕寒雪这样,人早没了,但是在白身上,慕寒雪就是生不起气来,反而觉得有点可爱。

忍不住想要去逗弄他。

“你好像忘了你已经被萧子升那不管事的送到了本尊这里,以后就是本尊的鬼。”慕寒雪故意板起脸,伸手将面前的纤纤玉指按下去看着白,反复重复着这个残忍的事实:

“以后你要忍耐本尊的地方多了,就算本尊在你耳边大喊大叫,你都不许反抗本尊。”

白沉默着撇过头,试图逃避这种现状:“……..”

“逃避也没用,事实就是如此。”慕寒雪伸出两只手将白的脸掰正,让两颗金色的宝石正对着他:“鬼域鬼王将你赠送于本尊,必然也是经过深思熟虑。”

“你无从逃避。”

“…….好吧,你想做什么。”像是走到了虎口面前,白死死的闭上了眼睛,不想去看那双审视自己的墨色眼睛。

“要说做什么,其实也没什么,不过,要想跟着本尊,你首先要改名。”

“改名?”

“是,改名。”慕寒雪重重的重复了一遍,又自作主张给这只鬼定了个名字:“名字的话,就叫慕白吧,你今后的名字改成慕白。”

如果鬼域的鬼被主人赠予其他人的话,新主人有权利赋予自己的鬼一个全新的名字,然后签订人与鬼之间的主仆契约,这是为了让鬼和自己的旧主人一刀两断,也是为了让这个鬼不会背叛自己。

名字,对于鬼来说真的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而慕寒雪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握名字这件事情。

慕白慕白,直白一点都意思就是慕寒雪爱慕洛白,正好慕字又是慕寒雪的姓,这个名字也给他一种洛白已经嫁给他了的错觉。

说到底,就是给慕寒雪自己骗自己的一个理由。

听了这个名字,白扶着下巴,有点不屑:“慕白…….吗?好名字是好名字,但是我为什么要改名啊,白是鬼王大人亲自赋予我的名字,你无权更改。”

慕寒雪眼皮一跳:“那与本尊的主仆契约呢。”

白:“可以不签吗。”

“……….”

看着白那种不服的样子,慕寒雪的内心逐渐焦躁。

就算是白带着面具,他还是能感受到这种不服并不是面子上的不服,而是和那个人一样,都是硬骨头,是对他发自内心的不服与不屑。

两个人不说相似,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强行捏过白的下巴,慕寒雪的眼里闪过浓浓的风暴,这种翻脸不认人的眼神看着白很是害怕,毕竟他才是一个刚化鬼没多久的小透明。

“你你你,你干什么。”

“本尊干什么?”慕寒雪勾起一个霸道的笑:“本尊只是在行使本尊的权利而已。”

这么说着,主仆契约就被慕寒雪强制启动了。

一般来说,人与鬼签订主仆契约需要两方心甘情愿,签订之后鬼会无条件听从并且支持自己的主人。但是如果一个人修为特别高实力特别强的话,也可以在鬼不愿意的情况下强行签订主仆契约。

慕寒雪真的是一个很霸道的人。

一阵金光从底下升起,将两人整个的包裹起来,感觉不太妙的白想要逃跑,却被慕寒雪抓了回来。渐渐的,白感觉自己的左侧脖颈有点发烫,伸手轻轻的摸了摸,摸到了一个类似雪花的印记。

这是……

看见白有些不知所措,慕寒雪说道:“别摸了,这是你我签订主仆契约的痕迹。”说罢,还伸出自己的左手,给白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印记。

那是一个冰蓝色的雪花。

主仆契约,在慕寒雪的催动下已经强制生效了。

呆呆的望着慕寒雪,白的眼中沁出一点泪水,顺着银色的面具缓缓流淌下来,看起来好不可怜。

对比他化鬼后一直服侍的萧子升,慕寒雪的作风简直就是大魔头,他就这么被人绑住了,还是被无尽深渊的魔头尊主绑住了。

金光逐渐黯淡,现在应该被叫做慕白的鬼心里涌上一阵委屈感,这种委屈感直接显现到了脸上,那就是哭的更凶了。

“呜呜呜呜。”

就慕寒雪的那个行为,再想想鬼王大人在他临走时对他说过的那些话,慕白觉得他将来一定会在不停的鞭打当中渡过,偶尔可能还会挨一顿板子。

对比其他新生的鬼,为什么只有他怎么这么惨啊。

鬼生无望。

被莫名其妙冠以‘大魔头’名号的慕寒雪此时并不知道他的形象已经被萧子升毁于一旦,只是温柔的将面前这个抽泣的鬼虚虚的抱在怀里,轻声安慰。

“好了,本尊又不是什么不讲理的人,跟着本尊,又不会吃大亏。”

“本尊可以保证,除了本尊,这里没人敢欺负你。”

“……..哇哇哇哇…..”慕白听到这句话,并没有停止抽泣,反而哭的更大声了,还吹了一个鼻涕泡。

慕寒雪见此,也是没办法,最后干脆一句话都不说,放开他,任由这个小鬼放生大哭。

这新生鬼的心思怎么比轻歌那个死女人的心思都难猜,真是要命。

哭了一会,慕白哭累了,吸了一下鼻子后抬起眼皮偷偷瞅了一眼慕寒雪,想观察一下慕寒雪什么反映,看看自己有没有被打的可能。

结果,眼睛刚搭上去,就和慕寒雪那略带无奈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

“……….”

看着慕白那立马将视线转开傲里带怂的模样,慕寒雪按压了一下逐渐开始泛疼的太阳穴,他们应该才是第一次见面吧,这个鬼为什么这么害怕自己。

想要主动缓和一下气氛,却拉不下来面子,最后转念一想,还是觉得算了,怕就怕吧,毕竟怕他的人已经够多了,也不差这一个。

>>>点此阅读《君上的替身“鬼”侍卫》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