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言甜宠 » 正文

靳恪行 许泽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偏执疯批靳爷靠宠他的小撩精续命》最新章节

小说:偏执疯批靳爷靠宠他的小撩精续命

小说:现言甜宠

作者:慕容小星儿

角色:靳恪行 许泽清

简介:【治愈+天才+超甜+新婚夜】
小狼女摇身一变成为屠戮宫的小祖宗。
金尊玉贵的靳爷亲自喂饭,修剪指甲,扎丸子头,讲睡前故事,宝贝得不行。
某天小琅收到情书,靳爷看着粉红色冒着小桃心的情书疯了。
“小琅乖,除了行哥哥,其他男人都是老虎,不能乱收男人东西。”
教务处!
“我家宝刚学会说话,不可能骂人。”
“我家宝刚学会直立行走,不可能伤人。”
许攸指着被小祖宗揍得鼻青脸肿的男生。
“靳少,证据还在呢!”

书评专区

偏执疯批靳爷靠宠他的小撩精续命

《偏执疯批靳爷靠宠他的小撩精续命》003:小琅是人不是狼免费阅读

感受那紧紧圈在自己脖子上,一瞬都不肯松懈的双臂,靳恪行无可奈何地停在旋转楼梯上。

“暂时不用收拾客房。”

“在我的卧室里加一张小床就是了。”

靳恪行言简意赅地吩咐一声后,抱着女孩径直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贺秀丽呆愣愣地站在旋转楼梯上半晌后,才回头眼神带着一丝询问地看向丈夫华东海跟许攸。

“贺婶,靳少是个什么样的性子,你在屠戮宫待了这么多年,心里应该清楚,不该问的就别问,老老实实按照靳少的吩咐去做就行了。”

许攸提醒的话在耳边响起,贺婶这才确定自己刚才没耳背,也没眼花。

灰白搭配,冷得跟冰窖一般的卧室里,靳恪行弯下腰试图将怀中的女孩放在自己的席梦思大床上。

女孩觉察到他的意图,身子扭动了几下,一双纤细修长的腿盘绕在他的腰间,双臂紧紧地缠绕在他的脖子上,整个人像只树懒一样紧紧地挂在他的身上。

“呜。”

以为靳恪行要抛弃自己,女孩对着靳恪行嘟起红唇,一脸委屈地发出一声狼崽般的呜声。

被勒得喘不过气的靳恪行半点不恼,一只手托住女孩的身子,防止女孩摔下去,一只手溺爱地揉了揉女孩头顶黑软的发丝。

“行哥哥不会离开你的,乖乖去床上躺着,一会儿医生来了给你检查一下。”

怕女孩听不懂自己的意思,靳恪行很耐心地伸手指了指面前的席梦思大床。

女孩这才松开盘绕在他腰间的双腿。

靳恪行暗暗松了口气,动作温柔地将女孩抱到席梦思大床上。

为女孩盖好了被子,他正打算起身离开,一只小小的手从被褥底下钻出来,轻轻拉住了他的衣角,玛瑙翡翠般干净的眼眸紧紧地将他盯着。

“行……行哥哥。”

女孩努动着小嘴,艰难地喊了一声行哥哥。

靳恪行跟女孩对视,那双漂亮,干净,水汪汪的眸子里映照出他的身影,让他感觉自己若是拒绝,便是罪大恶极。

“真拿你没办法。”

靳恪行只好在床边坐了下来,任由女孩紧紧地拽着自己的衣角,把他那高定的手工西装拽出了几道褶子。

十分钟后,女孩合上了漂亮的双眸,沉沉睡去,但拽着靳恪行衣角的手却没有松开半分。

靳恪行眼神复杂地凝视着女孩白皙漂亮的脸蛋,当目光移到女孩紧蹙的眉头上时,那双深邃的眸子里瞬间涌出一丝怒意。

“靳……靳少,许少到了。”

许攸轻步走进来,正好碰见这一幕,紧张得屏住了呼吸。

“小琅的容貌跟三个月前相比,有着天壤之别,在拍卖行时,连我都没能第一时间认出小琅。”

怕吵醒床上的女孩,靳恪行刻意压低了声音。

许攸下意识朝床上瞧去,见女孩连睡觉都紧蹙着眉头,心里生出一丝对女孩的心疼。

三个月的时间,将一个狼孩变成如今这副模样,日不落拍卖行的人在眼前这个女孩身上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可以想象。

“许攸,你亲自去一趟日不落拍卖行调查,弄清楚他们这三个月是如何折腾小琅的,将他们用在小琅身上的手段,一一给他们用上一遍。”

“是,靳少。”

许攸略带着愤怒地回应,跟靳恪行一样恨不得将日不落拍卖行的人给吊起来鞭打。

这女孩出生就失去了家人,被狼群抚养长大,本就很可怜了,那些人为了赚钱,竟然将这女孩当畜生一样囚禁在笼子里,用各种残酷的手段驯化,简直该死。

“靳少,我看白小姐睡得很不安稳,还是先让许少进来给白小姐瞧瞧吧。”

见女孩的眉头始终皱成一团,许攸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建议。

“白小姐今日在日不落拍卖行遭了电击,那电压的强度虽然不能致人死亡,但是对人体的器官跟神经伤害还是很大的……”

许攸的话让靳恪行的心脏下意识地一紧。

“去将许泽清叫来。”

“是。”

许攸离开后五分钟,一名身着白色风衣,黑色西裤,身材颀长,戴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五官斯文俊秀的男人提着医药箱出现在了靳恪行的卧室内。

男人脚步声有些重,木质地板被踩踏发出沉闷的塔塔声。

“嗷!”

床上熟睡的女孩被惊扰,猛地睁开了双眼,两道防备的目光落在了男人的身上,对着男人发出一声警惕的狼嚎。

“许泽清,注意你的脚步声。”

靳恪行伸手扶住女孩的同时,侧过脸眼神警告地瞪了许泽清一眼。

许泽清被他瞪得一脸莫名其妙,旋即见平时对女性冷漠到令人发指,态度恶劣到丧心病狂的靳恪行竟然像个老父亲一样照顾着床上的女孩,许泽清张大的嘴巴足足可以塞下一颗鸡蛋。

靳恪行这是被魂穿了吗!

许泽清带着诧异的一颗心,放轻脚步走到床前,一双能勾魂的桃花眸充满好奇地将坐在床上对他虎视眈眈的女孩子注视着。

“靳少,这小女娃娃有些异于常人啊,你从哪里捡回来的?”

许泽清跟靳恪行自幼相识,交情深厚,说话时,放肆地将一只手搭在了靳恪行的肩膀上。

“嗷!”

虎视眈眈盯着他的女孩嘴里忽然发出一声狼嚎,呲牙猛扑向了他搁在靳恪行肩膀上的那只手。

“好险好险。”

许泽清反应灵敏,堪堪躲过一劫之后,心惊胆颤地用手拍打着自己的心口平复后怕的心情。

“靳少,这女孩子的反应怎么跟狼一样?”

“小琅乖,许泽清是行哥哥的朋友,他不会伤害你的。”

靳恪行没有理会身边刚躲过一劫,正一脸胆颤心惊的男人,而是抱着呲露着牙齿,正一脸防御表情的女孩安抚。

“许泽清是医生,小琅身子不舒服,需要医生医治。”

靳恪行耐心地安抚了五分钟,女孩才收起呲露在外面的牙齿跟狼一样防备的眼神,化身成一只无赖的小奶狗,乖乖地将脑袋贴在靳恪行的胸前。

>>>点此阅读《偏执疯批靳爷靠宠他的小撩精续命》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