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刘哥 印荷穿越后,咸鱼皇后她日常拒绝宫斗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后,咸鱼皇后她日常拒绝宫斗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键盘不好用

角色:刘哥 印荷

简介:江昭安高考结束后意外穿越到一个皇后身上,现实逼着她一点一点学习如何成为一国之母,可她灵机一动,不把后宫的事全部包揽在自己头上。她向宫里嫔妃宣布,咱们实行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制度。
下江南南巡、微服私访;人人平等,没有阶级之分;男女平等,拒绝性别歧视;实行义务教育、百年大计教育为本、解决百姓温饱、阶级制度改革、推行义务教育、推迟嫁娶年龄、科举考试改革、支持女子为官、推行一夫一妻

穿越后,咸鱼皇后她日常拒绝宫斗

《穿越后,咸鱼皇后她日常拒绝宫斗》第3章 燕昱昇免费阅读

入夏正蹲着拍蚊子呢,忽然看到自家娘娘跑了出来,万分欣喜,还没站起来,就看到她抬脚又走了。

她忙站起来,想跟上去,结果一动,两条腿像被无数蚂蚁啃噬一样,麻得动不了。

她哭丧着脸,一点点挪动:“娘娘,等等奴才!”

江昭安走得飞快,想赶快逃离这个地方。

但她不清楚自己能去哪。

这个世界,这个地方,都不是她所熟悉的。

封建主义、重男轻女、惹皇上不高兴一不留神就能掉脑袋。

朋友说得没错,封建社会是会吃人的。

她要回到她原来那个男女平等、法律完善、人民当家作主安居乐业的世界。

但她又很清楚,她回不去了。

她要像那些女主一样,乖乖地留在燕昱昇的后宫里,向其他女人看齐,每天喝茶,斗嘴,谋害别人子嗣吗?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感受,只能快跑,想尽力逃离。

昨晚上下了雨,路上有些泥泞,江昭安的袍角被泥水溅得脏兮兮的。

突然,一个小姑娘摔到了她跟前,躺在泥水里,浑身都沾湿了。

她愣了一下,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反应过来后才伸过手,想扶她起来。

旁边传来一个男人叫骂的声音。

小姑娘大概是摔着了,一时间没有爬起来,而是就着她的手,翻了个身冲她跪下:“公子,求您救救我。”

“个狗娘养的,老子花了钱把你买过来,你现在想跑?”男人冲了过来,上来踹了小姑娘一脚,“你求谁也没用,跟我走。”

小姑娘痛苦地叫了一声,又倒在了泥里。

江昭安反应过来,赶忙推了男人一把,自己站在小姑娘身前护住她:“干什么啊你?当街打人?强抢民女?”

“什么强抢民女!”男人嚷道:“老子花了钱买的!当奴隶当陪床老子说了算!你他妈管什么闲事?小白脸!”

“花了钱的?”江昭安预感又要打架,准确来说是自己又要被打,可还是放不下多管闲事的心,“你花了多少钱买的?”

“二两银子。”男人说,“你管那么多干嘛,给老子往旁边站站,老子在处理家事,难不成你是这女人的姘头?”

“二两?家事?”江昭安不可置信,“你把人打成这样管这叫家事?”

“关你屁事,你算什/么东西。”男人一挥手就把她扒拉开了,一手拎起小姑娘,给了她一巴掌,“老子等下再好好收拾你!”

小姑娘吓得瑟瑟发抖。

江昭安急了,去拉他的手想把小姑娘拽下来:“不就是二两银子吗,我给你就是了,你把她给我。”

没完没了了还。

男人的脾气很臭,抬腿踹到她小腹上,吼道:“滚!爷稀罕那点银子吗?“

江昭安一踉跄,向后退了两步,栽倒一个人怀里。

入夏的声音随之响起:“娘娘,您没事吧?好啊你,哪里来的贱民,敢对我们娘娘动手,活得不耐烦了吧!来人,给我拿下!即刻关押!”

“娘娘?”

“入夏?”

两个人一起疑惑。

没人上前扣住这男人。

入夏左右看了看,才想起来这不是宫里,没带侍卫出来,也没人会听她的话,一时尴尬无语。

男人嗤之以鼻:“家家酒玩多了吧,还娘娘。”

入夏扶江昭安站稳,一手叉腰一手指人,颇有骂街的架势:“你叫什么?家哪儿的?做什么活?统统给姑奶奶报上来,说爽快点,我求求圣上给你留个全尸!”

“你谁啊你?”

“先把那个小姑娘放下来!”江昭安说。

“说的跟真的似的,我就不放,你奈你爷爷何?”男人明显以为入夏在唬她,“有本事把皇上请过来啊,我看他来了敢不敢对我说什么。”

“你等着的!”入夏喊。

其实要说京城的治安,也没有江昭安想象的那么差,毕竟是天子脚下,周围有很多人在围观,巡逻队不一会儿就赶到了。

围观群众鸟兽般散开,一群穿着黑衣的人挤了进来,把他们四个人团团围住,带头模样的人问:“怎么回事这是?”

男人松手,甩开小姑娘,热情的跟头领招呼:“刘哥,我这处理家务事呢,这两个人就莫名其妙过来管闲事,还口出狂言,说求圣上给我留个全尸,你说好不好笑。”

刘哥也觉得这种话确实好笑:“那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们两个跟我去衙门坐坐吧。”

入夏见官兵来了,本来松了口气,谁知他俩居然是一伙的,拧着眉就要把令牌拿出来。

江昭安按下她的手:“官老爷,我倒是想问,这人当街暴打这个小姑娘,也能称作家务事?”

“算,怎么不算。”刘哥说,“给我押下。”

“他不用去?你这是徇私枉法。”江昭安已经失望透顶了,语气里满是平静。

刘哥左右看了看,喝道:“你不要血口喷人,还不快点给我押走。”

几个人上前扣住她和入夏,把她们押到了六扇门。

入夏很焦急,可江昭安没有命令,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县老爷一看就是个贪官,吃得那叫膀大腰圆,坐在上首。

江昭安和入夏被押进去,那疑似贪官边上的人便扯着嗓子喊:“大胆贱民,见了县官还不跪下!”

入夏疯狂扭动身体,想从押着她的人手下逃出来,一边扭一边对骂:“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姑奶奶跪,不怕折寿吗你?话太大小心闪了舌头!”

却决口不提她的身份。

入夏:呜呜娘娘的命令是绝对的……

贪官“嗯?”了一声,押着她的那人立马朝入夏膝盖窝踢了一脚,入夏腿一软,只能跪下了。

押着江昭安的那人也如法炮制,一脚踢在她膝盖窝,江昭安躲闪不及,也跪了下来。

入夏气得抖如筛糠,破口大骂他们不要命了。

江昭安冷眼看着县令:“我是不介意给你跪上一跪,我们现代人没这么多讲究,跪一跪也说不上什么……要说我也不常跪的,也就回家上坟的时候给死人会跪。但是我不介意,你猜有人介不介意?”

她冷笑一下,甩开那人锢住她的手,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扔掉大堂案前面的空地上。随即有人拾起来交给贪官,贪官本来很不屑,接过瞟了一眼,浑身僵住。

“报报报……报上名来!”

“江昭安,池入夏。”

“江昭安?”贪官身边的狗腿子砸了咂舌,摸着下巴道,“这名字有些耳熟,是不是以前审过。”

“审你个头啊白痴!”贪官给了狗腿子一巴掌,连滚带爬地跪到江昭安跟前,咣咣磕头,“娘娘,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小的有眼无珠,您饶了小的一命吧,娘娘……”

娘娘?

众人哗然。

原来是宫里的娘娘?怎么出来的?

入夏终于扬眉吐气,狠狠的踹了刚才踢她的人一脚,飞奔过来扶起江昭安,恨声道:“一个个狗胆包天,看我回去不回禀皇上,要了你们的小命!”

夏天衣裳单薄,江昭安摸了摸膝盖,感觉已经青了,心中有火,拂袖两步并作一步,在大堂案后面坐下:“传刚才那几人。”

贪官、官兵头领和买小女孩的男人,怕是这辈子也没想到,能有机会面见皇后娘娘——虽说是以这样的形式。

小姑娘叫印荷,常州人,本来家里送她进京是为了选宫女的,没想到半路就被见钱眼开的人伢子卖了。小姑娘此时抽抽噎噎,身上有不少伤,看得江昭安怒从心头起。

按法理来说,这三人并没有犯什么错,除了贪官让皇后娘娘和坤宁宫大宫女向他跪下以外,都没什么可罚的。

毕竟国法上不会规定平民逼迫皇后下跪是个什么罪。

可江昭安如今是特权阶级,大手一挥,将那当街殴打小姑娘的男子罚了二十大板,不讲理的官兵头领和贪官扔进牢里待十天,便带着入夏和新任小跟班回了宫。

贪官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只是蹲十天大牢,感动得涕泗横流,见着人就抱人家大腿宣扬皇后娘娘的品格高尚心慈手软。

江昭安并不知晓此事,没有及时制止他。所以当她回宫,看到的就是在罗汉床上坐着批奏折的燕昱昇和脸色臭到不能再臭的霜降。

江昭安一边换衣服一边嘱咐霜降给印荷安排住处,小声问霜降:“皇上怎么突然来了?”

霜降瞪了入夏一眼:“娘娘自己心里清楚!”

霜降……生理期了吗?

江昭安摸不着头脑,莫名其妙地进屋,坐在皇上身侧:“皇上到了多久了?”

“没多久。”燕昱昇还在写字,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瞟了她一眼,确认她完好无损便又低下头,“皇后回来了,快歇歇吧。”

江昭安应了一声,端起茶盏喝了一口,感觉哪里不对。

燕昱昇看起来很忙的样子:“张康友和那几个官兵的职位朕都已经撤掉了,皇后也消消气,不要跟他们计较气坏了身子。”

江昭安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张康友是那个贪官,吓得差点从罗汉床上蹦起来:“皇上怎么知道的?”

燕昱昇慢条斯理地说:“安娘,在这京城,有什么事能瞒过朕的耳朵。”

他看起来并没有生气,没问她是怎么溜出去的,也没骂她有损皇家颜面,只淡淡地说事情解决了,让她消消气。

江昭安松了口气,问道:“那他们买卖人口的事你也知道了?”

燕昱昇搁下笔,抬头看着她:“我朝买卖人口是合法的。不说我朝,前面几个朝代也都可以进行人口贩卖,没有不合规矩的地方。你的入夏霜降、这宫里大大小小的宫女太监,也都是买的,你又何必动怒。”

“合法?”江昭安不可置信,“人口买卖为什么会合法?这不是促使拐卖小孩猖獗吗?而且谁家里会卖小孩啊?谁会同意自己被卖啊?这不是把自己当成货物了吗?人身契在别人手里,自己都不能决定自己要干什么,这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燕昱昇皱起眉头看她,好像在思量些什么,过了一会才道:“安娘,你今日有些古怪,这话说的太不知人间烟火。不过也是,你虽自幼博览群书,可长在深宫大院生活富足,不知道也是正常。”

他叹了口气,自觉这会子是批不了奏折了,便叫人把这一堆拿走,把下人都遣出去,跟江昭安面对面坐着:“六口之家一年正常花销是15两,你幼时缠我买个玩具就要30两,普通百姓和我们之间是有差距在的。百姓种田,一年收成至多也就八两,便要替人家做些活计,若是碰上个生病娶亲,钱从哪来?”

江昭安硬邦邦地说:“卖女儿来。”

燕昱昇大概没get到她生气的点在哪里,继续循循善诱,“就拿京城来说,一个朝廷官员年俸算下来能有300两,足够一家开销,再买一些仆人进来伺候着。太傅大人不就是?他年俸要高得多,所以你的下人丫鬟就多不是?这些下人家里若是没地就只能饿死,还不如进一个地方当下人,起码能吃饱穿暖,还有月禄拿,人家为什么不愿意?”

“那怎么不见卖儿子的?多是卖了女儿来养那些个儿子!”

燕昱昇恍然大悟,原来她是在为姑娘家打抱不平。随即为难道:“这重男轻女的现象是有许多,你不管生皇子还是公主,朕肯定会一视同仁,可老百姓的思想,即使是朕也没法管啊。”

江昭安非要呛一呛这种口是心非的男人:“那我若生了皇子,自是嫡长子,尊贵无双,可以继承大统。那我生女儿又为何不可继承大统?为何不可立为太子?你不是一视同仁的吗?”

燕昱昇被她这番惊世骇俗的话震惊到了:“公主怎么立为太子?”

“你不是不重男轻女么?你不是天下人的表率吗?上梁不正下梁歪!”

燕昱昇拧着眉头,被怼得无话可说,想反驳又一时间找不出反驳的点,只能干巴巴地说:“从没有这种先例啊……”

江昭安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留下燕昱昇在那久久沉默。

>>>点此阅读《穿越后,咸鱼皇后她日常拒绝宫斗》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