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宫斗宅斗 » 正文

赵敬 秦双枝《朱唇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朱唇唱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687

角色:赵敬 秦双枝

简介:(大爽文:女主前期扮猪吃瓜,后期权倾朝野,与男主一起战场开杀,一统四方。
双重人格女主+专一小奶狗将军+疯癫皇帝+病秧子配角)
一不小心穿越当朝太后与丞相的女儿,陷入疯狂的皇家之乱。 姐妹双生花,是自毁前程还是破荆斩棘,只在一念之间。 痴情冷酷将军,为爱疯狂圣上。 将军为救所爱之人,一人抵挡千军万马; 圣上为留住所爱之人,自断臂膀。 国危难之际,带兵打仗,杀红了眼。为国出征,谋策布局,定江山……

书评专区

爱吃姜汁海参的小丸子:故事连贯性很不错,加油,作者大大

朱唇唱

《朱唇唱》第3章 重逢相见免费阅读

“夫人,夫人,夫人”好像有谁在叫她“夫人?”

赵敬以前不是叫她乖乖么?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眼前有一个高大的影子

这是谁呀?赵敬没有这么高,这么壮。伸手揉了揉眼睛。

“夫人,你终于醒了,我什么都依你的,你想和离就和离,你想回家都可以,你别这样对自己,我放过你,我只想你好好活着”这个高大的影子一把将她抱住,抱得紧紧的,有点喘不过气来。什么和离?什么回家?

使劲地挣脱开这眼前高大的男子的怀抱,努力地用眼睛扫视周围。

这房间不是自己的那间欧式卧室,也不见小小的身影。

一眼望去,前面跪着十几个电视剧里穿着古装的女孩子,个个都低着头,瑟瑟发抖。

周围是古色古香的装饰,镂空精巧的香炉正熏着香,好似茉莉花的香里夹杂着淡淡的茶香,那一缕缕轻烟随风散去。

房间里谁也没说话,耳边听见这男子的急促的呼吸声,像似想哭的哭腔硬生生地被吞了回去,气息变得混乱,他的身体也在微微颤抖,却没有一丝想松开她的意思。

这到底是哪?在做梦么?使劲掐了一下自己的脸。

“啊!好痛!”这不是梦,也不是熟悉的环境,难道她昏迷之后被绑架了!

“夫人,你干什么,别再伤害自己了,我什么都听你的。”赵敬看着眼前和自己才成亲一个月的女子,格外的心疼。

一见她都上手掐自己了,连忙把她的手抓住,反手抱住。

“乖,听话,只要你好好的,我什么都依你的。”赵敬无力又心疼地说道,将头从秦双枝的颈窝里抬了起来。印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脸。

“阿敬,阿敬,是你么”本来还在感受脸的痛时,被这男子反手一抱,激起了心中的熊熊怒火。

这不是赵敬熟悉的气息,被陌生男子抱住,真的想逃离。

结果一抬头,看见的是自己日日夜夜年年岁岁想念的那张脸。好不可思议,她竟然见到赵敬了。

“夫人你是在叫我么?”赵敬惊讶地看着秦双枝,秦双枝听着这陌生的声音,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已经泪如雨下。

“阿敬,我终于见到你了,我好想你,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到你了,你怎么舍得离开我这么久,我再也不要和你分开了,我再也不过生日了,我就要你,我只要你,你别离开我,求求你了,阿敬。”一边哭一边语无伦次地说着这么多年压抑着的话,心头的委屈一下子爆发出来了,收都收不住。

“夫人,别怕,我不会离开你的,你永远都是我的唯一的妻子,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保护你的”赵敬听着自己妻子的话,先是很疑惑,后是有点惊讶,虽然不知道夫人这次对自己这一个月的出征这么的不舍,心中很不是滋味。

本来被赐婚想着带夫人去别庄看看她给她种了接近十年的百花园,结果边境告急,只好在新婚第二天就出发了,留下她一人在这新房,在这将军府里。赵敬在心里暗自发誓,再也不会离开她了。

眼前的一幕,让床前跪着的众人很是震惊。

这将军夫人自从入府之后,一直要闹着和离,觉得将军是一介匹夫配不上她。

从成亲前就一直向皇上请求不嫁入这将军府。可是,圣意不可违,哪怕她是太后宠爱的郡主,是丞相的唯一的女儿,也不得违背这皇家的决定。

这是这个朝代的规则,不得不遵守,否则再受宠爱,也会一夜跌入地狱,永无翻身之日。

跪着的丫头里,有一个是夫人的贴身丫环,名叫小言。

小言看着这两人相拥的一幕,很是感动,自家小姐终于想通了。

这赵将军自小与小姐一起长大,对小姐百依百顺,结果小姐爱上的是那尚书院的新进探花宋之问,探花本以为自己能平步青云,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赵将军的心头爱怎么可能嫁给他人。

自家小姐与那探花来往不断,却还是依照圣旨嫁入了这将军府。人不能嫁给自己爱的人,心却从来没有在这将军府。

自从将军出征,小姐一直想出门见那探花,可是将军府戒备森严,只能在家发火出不去,直到那一天,小姐被逼急了,一下子投了湖。

刚巧将军归来,闹得百姓皆知,这赵将军拆散鸳鸯,鸳鸯要溺水了。

赵将军不顾旁人所言,只道是自己没有尽到丈夫的责任,让夫人落了水。

哎,不知是谁说的,爱情这东西就是个怪事,爱的死去活来,也要爱。

不说别的,在这将军府一个多月,小言看到的都是将军给小姐准备的东西,吃的,玩的,看的,种的,都是小姐爱的。

现在小姐终于醒悟了,真好。

“阿敬,你怎么穿着这种衣服,我们现在在哪啊,我们一起回家吧,小小肯定都饿坏了。”秦双枝虽然认识着这张脸,却不熟悉现在这场景,不知道阿敬这是在干吗。

“夫人,这就是你的家,小小是谁”赵敬从感动中缓过神来,感觉夫人不太对劲,说得都是自己不知道,小小是夫人最近养的鱼?小狗?兔子?

秦双枝听着阿敬说的话,很是疑惑,想要起身出去看看这到底是哪,结果感觉到头痛头晕,使劲地摇了摇头。

“阿敬,你是赵敬么?”充满后怕地问出了心中的疑惑。秦双枝怕他不是,那她这到底在哪。如果他是,他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样子。

“我是,夫人,我是你的夫君赵敬,你怎么这么问呢?”赵敬看秦双枝的眼神充满疑问,却还是那么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

“你说你是赵敬,那你说我们是多久结婚的?”赵敬听到之后问“什么是结婚?”

“就是成亲的日子。”秦双枝解释道。

“康正八年八月二十三日。”赵敬听后连忙回答道。

“不对,我们是2035年7月9日结婚的”可以断定了眼前的赵敬不是她的赵敬。绝望至极,心头一阵痛,嘴里好像有血的味道。

“咳咳…”秦双枝用手捂着咳嗽了几下,一伸手就看见手里的一滩血。

“夫人,你怎么了,快,快,叫温太医”赵敬吓得直冒汗,这是他的心头宝啊,这怎么吐血了。

“你…不…是….他”秦双枝想说出来,但是血凝固在她的咽喉,断断续续地发声,头有点胀痛,眼睛有点花了。

她好像看见有谁从门边进来了,却看不清了,她也没有力气了。

她还是没了他了,他不是他,重逢相见,却不相识。

>>>点此阅读《朱唇唱》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