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阮母 林北生九零年代:病娇老公别这样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九零年代:病娇老公别这样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暮色浪人

角色:阮母 林北生

简介:【病娇+偏执+宠爱+黑化+救赎】
自幼失去母亲的林北生,活在黑暗中的他像个狼崽子一样,
他唯一的温暖就是阮安棉,
小傻子不知道,自己早就成了狼崽子的猎物。
几年后,被带走的阮安棉被强制在他身边。
她怕他,挣扎过,委屈过,逃跑过,可最后还是回道了原点。
林北生:你是我的心肝,没了你,就没了生命。
阮安棉: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吓人,我害怕,呜呜呜。

书评专区

爱吃贵妃猪蹄的钱圣:写的好精彩,作者加油。太好看啦

暮色浪人:加油吧,坚持更新

九零年代:病娇老公别这样

《九零年代:病娇老公别这样》第3章 狼崽子免费阅读

傍晚,夕阳西下。

刚刚洗完澡的阮安棉坐在炕上,阮母站在身后为她细心的梳开长发。

女儿虽然脑子不好,但人长得漂亮,一头秀发又浓又密,配上雪白的脸庞,水汪汪的杏眼,让人一看就喜欢。

老人都说这孩子长得有福气,可惜还没出嫁就被那个畜生给糟蹋了。

她看得出来,林北生不是个好相处的,虽然生的白净好看,可时长阴沉着脸,一双眼睛总带着毒光,让人一看就心生畏惧。

女儿跟了他,苦日子在后头呢。

阮母将女儿的头发分成两股子麻花辫,叹息一声说道:“绵绵啊,你明日嫁了人,可别光知道吃,多干干活,洗洗衣服,若是他发脾气,你别跟他顶撞,躲着点就是了。”

阮安棉原本以为母亲会继续打她,骂她,但是现在非但没打骂自己,还温温柔柔的和自己说话,她心里便安定下来。

她问道:“我明日嫁给谁呀?”

她还不懂嫁人的意义。

阮母心中有愧,不愿不多说,拍了下她的后背道:“明天娘告诉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阮母拿从柜子里拿出一块布单子来,工工整整的铺在床上,然后拿出几件阮安棉的衣服,一件一件叠好,放在布单子里,就当做女儿出嫁带走的嫁妆了。

阮安棉安静的看着母亲给自己整理衣服,她圆润的双眼似懂非懂的看着阮母,有些不安的问:“妈,我要出门吗?你怎么给我整理衣服呀。”

阮母看着十五岁的女儿,像是个孩子一样天真的看着自己,她心里一横,逼着自己不去看她,低下头继续整理衣服。

阮安棉的衣服不多,阮母整理的很快,几件衣服包裹进布单子里,等着明日被带走阮家。

阮安棉的奶奶冷着脸,拄着拐杖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一看炕上整理好的包裹,气得指着阮母骂道:“你个没良心的,那是您女儿,你就这么把她给卖了?”

阮母见婆婆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心里也是委屈,她回嘴道:“她既然是我女儿,我心里怎么不难受,可是她要是不嫁人,大海娶媳妇的钱怎么办?”

婆婆看着阮安棉不谙世事的脸,心里心疼得将手里的拐杖重重的磕在炕上,说道:“村子里穷的人家又不止你们一家,没见谁家卖女儿娶媳妇,你这是缺德。”

阮母听到这话,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她最后捂着嘴,哭了出来。

阮父走了进来,叹息道:“妈,你何苦过来为难我们呢,我身体不好,大娃年龄也老大不小了,总要结婚娶媳妇的,二娃也到了结婚的年纪,你拦着安棉不嫁,这不是让我为难吗。”

阮父是婆婆的儿子,她心里也是心疼儿子,这个时候听到儿子的话,心里也是有些软了的。

她走到阮安棉面前,拉着孙女的手,说道:“我知道你们嫌弃这孩子,觉得这孩子拖累了你们。这孩子是我自小带大的,如今你们就这么把他退给林北生,你们可知道后果?”

她看了一眼站着的儿子,和红着眼睛的儿媳妇,语重心长的说道:“林北生那孩子自小没了娘。从小就被他那个后妈连打带骂的欺负到大,他没经历过什么家庭温暖,对安棉能好吗?

那孩子自小就野,心里也是个狠的,我吃过的盐比你们吃过的米都多,我看的人也比你们准多了,那小子是个狼,没心的,安棉跟了他是要受苦的。”

阮父说道:“你说的这些有什么用啊,咱们已经收了林北生的五千块钱彩礼钱。”

婆婆愣了一下,然后道:“这么多?”

阮母试探着说道:“是啊,他一下子就拿出这么多钱,舍得花这么多钱娶安棉的,将来也不能对她太差。”

阮母昧着良心的哄骗婆婆。

婆婆见他们夫妻二人横下心要将女儿嫁出去,又收了五千块的彩礼,就知道自己在这里多说无益,她只得伸出手摸了摸孙女的脸,红了眼眶。

她叹息着说道:“安棉啊,你自幼在我身边长大,我总想着我孙女是个有福气的,可惜奶奶护不住你了。”

婆婆说完便流下了泪水,这一嫁,林北生那小子是不会带她回来了。

阮安棉看着奶奶老泪纵横的脸,她似乎明白了自己的遭遇,她擦着老人脸上的泪水,安慰道:“奶奶不哭,我不离开你,我不离开你的。”

这一夜,阮安棉觉得自己似乎长大了。

清晨太阳徐徐升起,天朦朦亮了起来。

阮安棉昨晚睡得晚,现在有些赖床,不愿意爬起来。

阮母直接将她拽了起来,嚷嚷道:“起床,起床,快起床,再晚一会就来不及了。”

阮安棉赖唧唧不愿起床,和阮母撒娇道:“妈,让我多睡一会嘛,我还不想起床那么早,我早饭不吃了还不行吗。”

阮母直接掀翻是女儿的被子,道:“快起床,在不起来就来不及赶上汽车了。”

阮安棉见母亲如此坚决,只能委委屈屈的起床。

阮母今天预备的早饭丰盛,饭桌上只有阮安棉吃的十分尽兴,阮父阮母吃因心里怀着心事,吃的心不在焉。

阮父问道:“大海和二娃还没回来?”

阮母回道:“还在隔壁村村长家干活呢,最快也要下午回来。”

阮父看了一眼阮安棉道:“这个时候回来就来不及了。”

阮母沉声道:“来不及就来不及吧,我看林北生这孩子不像是好说话的样子,大海二娃回来也没什么用,等安棉以后什么时候回来的再见他们吧。”

阮父叹息一声,没说话。

八点刚过,林北生就走进了阮家大院。

阮母起身迎了上去道:“你怎么来的这么早?”

林北生只提了一个看起来很轻的行李包,听见阮母的话便回道:“我提早过来看看,想着安棉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能帮帮她。”

阮母看了一眼林北生,想不到他能有这份细心。

阮父依然坐在客厅的一把破旧木椅上,他看着林北生,想起母亲昨天的话,心里略有些担心。

>>>点此阅读《九零年代:病娇老公别这样》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