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白纤儿顾泽民)小说免费阅读-独爱专宠:顾少的伶俐心尖宠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独爱专宠:顾少的伶俐心尖宠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yellow小何

角色:白纤儿顾泽民

简介:一觉醒来,简悦魂穿成为白纤儿,别人穿越都是锦衣玉食,她悲催的穿越到穷苦落魄家庭
父亲酗酒赌博,挥霍无度,最终无力偿还债务
白纤儿才醒来不久,就被上门追债的债主们打晕卖到歌舞厅
在这战乱纷飞的年代,为了生存,无依无靠的她却迎来了第一位目标客人——顾泽民
手握兵权的顾军帅,美貌年轻女老板,英姿飒爽的女记者,阴险狡诈的少帅,平平无奇的管事,背后却是各方势力的较量
真相逐渐浮出水面,这看起来完美的爱情差点酿成大祸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独立自主女性,怎么能甘心当男人的一颗棋子?
当感情不再纯粹,沾染了阴谋和算计,我们能否继续相爱?
无论你我身份如何,这一段孽缘最终如该何收场?
国仇家恨,恩怨情仇,谁是谁非,该如何抉择?
【慢热文,不喜慎入】

独爱专宠:顾少的伶俐心尖宠

《独爱专宠:顾少的伶俐心尖宠》免费阅读

第5章 春心的萌动

“夜素州,夜素州,你是个不夜城,华灯起,乐声响歌舞升平……”

五光十色的灯光,节奏韵律的动感,唯美的歌声.

台上风光旖旎,台下觥筹交错,好不快活.

今晚的仙乐门似乎如歌声所言,是一个不夜城。

整个晚宴也将迎来了最大的**。

正中间有一桌的气氛却有些格格不入,僵持不下。

作为老板的苏韵儿还是尽全力的挽回颜面,婉言谢绝顾泽民的要求。

“哎哟,我说顾军帅,人家不过是端茶递水的小丫头,服侍不好您的。”

随后,直接站到一排小姐们的前面,推出一个**浪卷的,浓妆性感的小姐姐,像是推销畅销品般的卖力。

“您瞅瞅,咱家的丽丽很不错的,能歌善舞,多才多艺。

很多公子哥和大老爷们喜欢的不得了,就她来服侍您,包您满意!”

被推搡的丽丽,上前一步,行了个礼;

甩了甩头发,做了个娇羞的表情,娇滴滴的甜蜜蜜叫了声“顾军帅~~”。

就连白纤儿听了,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太肉麻了!

“你别过来,站好,不行,我就她了,”

谁知道顾泽民丝毫不顾及苏韵儿的颜面,握紧她的手更加用力了。

整个人的身子都快贴上白纤儿背后,两人的距离更近一步。

看着这两个人的牵手,苏韵儿只觉得格外的刺眼,加之顾泽民的态度,脸色黑的不行。

眼看场面有点没法收拾,一向处事圆滑,洞悉人情世故的曹兴圣,话锋一转,径自说道。

“既然顾老弟这么喜欢这小丫头,韵儿干脆就成人之美嘛!怎么,不舍得割爱?”

这话里的暗示再明显不过,既表明了立场,又化解了矛盾。

继续打趣道:“没想到顾老弟口味这么独特,真是厉害,佩服,佩服。”

顺水推舟的苏韵儿,也只能随声附和,顺台阶而下,掩面娇媚的佯装讨好。

“少帅多虑了,我哪里有不舍得之理,顾军帅能够看上她,那是她的福分。

只是这丫头新来不久,要是服侍不到位,还望军帅海涵。”

“不错不错,来来,咱们喝酒,快,上酒!”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定下来。

曹兴圣笑呵呵的对此很满意,大手一挥,吩咐道。

“这些姑娘们就分派给其他士官们,今天大家不醉不归,一起同乐!”

此言一出,那些对女人们虎视眈眈的军人们,早就**难耐,个个摩拳擦掌。

顾泽民本欲阻止,鉴于曹兴圣的地位,还是只得作罢。

大家看起来都很开心,这样看来,之前所听说的曹兴圣善于收买人心,倒是有了佐证。

唯独白纤儿一人内心凌乱。

等等,这些尔虞我诈和她有什么关系?

不过是一小小的服务员罢了,就这么像一件货物送来送去,也太惨了吧!

可能真是遭报应了,流连于草丛太多。

这穿越过来才多久,就被转了二次手,真是惨不忍睹!

此刻的白纤儿内心涌起一股悲凉,这些人都是把她当作工具,有人问过她愿意与否。

华灯起,换了一首很抒情的音乐曲子,环顾四周,不少的男男女女跟随着音乐,来到舞池,婆娑起舞。

白纤儿一副哭丧脸的样子,顾泽民可是看在眼里,冷硬着嗓音询问。

“你是害怕我?”

顾泽民醇厚的嗓音,唤回了白纤儿的思绪。

昂首抬头凝视,如此近的距离,顷刻间被对方的颜值所惊艳不已。

刀削般棱角分明的轮廓,深邃的眼眸,犹如一潭黑水,深不见底,具有神秘的吸引力;

雕刻般的剑眉条条分明,错落有致,让人忍不住去轻抚。

男人坚挺的如混血般的鹰钩鼻,暗含着强烈的阳刚之气,更不用说浑身散发帝王气息般的浑厚气质。

这男人真是惊为天人,如同一块上好的璞玉。

在上一世,简悦名字听起来很简(悦),异性缘可从来不缺,见过的帅哥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你还好吗?”

“啊?”悲从中来的白纤儿还沉浸在盛世美颜里,眼神懵懂的抬头正视这个点她的男人。

收敛心神后,柔弱的动动嘴角,乖巧的回道。

“我,我没事,只是不适应而已。”

白纤儿窘迫的耷拉着脑袋,羞涩的耳根子红红的。

“这首歌很适合跳舞,能够赏脸和我跳支舞?”

看起来冷冰冰不近人情的顾泽民,破天荒的十分绅士。

拿下军帽,微微点头弯腰,伸出一只手,做了一个邀请跳舞的动作。

片刻犹豫后,有点受宠若惊的白纤儿,主动坦白。

“我不会跳交谊舞。”

这不奇怪,在她那个时代,这种什么华尔兹,探戈早就被淘汰。

夜店蹦迪,唱k她会,跳舞实属是短板。

“没关系,我教你。”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这句话对方说的很温柔,甚至还对她浅浅一笑;

就像有一种神奇的魔力,白纤儿就这么义无反顾的把手交给了这个男人。

完了,完了,大概是中了男色的毒。

简悦啊简悦,你千万要记住。

这里可不是现代,这可是个混乱的年代;

这男人绝非善类,不能被表象所迷惑。

心里不停的对自己洗脑,叨念,完全没注意,自己早就意乱情迷。

“你叫什么名字?别发呆了,背部挺直,头抬上,别低着。”

进入舞池后,顾泽民充分发挥了军人的果决精神;

就像发号施令一般,严谨认真手把手教白纤儿如何跳舞。

有那么一瞬间,白纤儿想到了当初大学的军训。

那个帅气的教官也如同他一般,喊着那些口号,可惜,再也回不去。

就这么思绪回到了过去,白纤儿的眼眶里闪动着细泪,沾**睫毛。

“我很凶?是不是吓到你了?”

只不过教她跳舞而已,莫非是语气太过于严肃,这小女人怎么眼眶红红的。

顾泽民拧紧眉头,有点不知所措,对于女人他一向是退避三舍。

在他看来,女人就等同于麻烦,情绪太阴晴不定;

从未恋爱过,压根就不曾涉足感情。

“对不起,军帅,我只是想家了。”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白纤儿竭力咽下泪水,恢复了平常神色。

“家,你的家在哪里?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这小女人还真是健忘,都提醒她好几次,老是不记得。

“回禀顾军帅,我叫白纤儿。”

想到再也回不到那个过去,情绪低落的低声轻喃:“我没有家,仙乐门就是我的家。”

顾泽民听后,神色一怔,似是想到什么。

他的家不也是早没了,背井离乡来到了这里。

对啊,连年战乱,军阀割据一方,百姓们苦不堪言,流离失所,无国不成家。

想到此,顾泽民情难自抑的跟随柔美的音乐,紧紧的贴身抱紧了这柔弱娇小的女人,想给予她一丝的安慰。

昏暗的暧昧灯光,两颗心短暂的碰撞,这次白纤儿没有抗拒顾泽民的靠近。

或许,他没有那么坏,是一个好人。

1 2 3 4 5 6

发表评论